•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民間借貸糾紛立案后發現有非法集資犯罪的處理

        發布時間:2019/1/19 22:01:04 點擊數:
      導讀:先刑事后民事是我國處理刑民交叉案件的一個重要的司法慣例,人民法院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采取的措施是:作出駁回起訴的裁定,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及時移送至偵查機關。根據最高人民法

      先刑事后民事是我國處理刑民交叉案件的一個重要的司法慣例,人民法院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采取的措施是:作出駁回起訴的裁定,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及時移送至偵查機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主要可以從三個方面進行解讀。

      一、裁定駁回起訴。是指人民法院依據民事訴訟法的規定,對已經立案受理的案件在審理過程中,發現原告的起訴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民事案件受理條件,而對原告的起訴予以駁回的司法行為。駁回起訴所要解決的是立案受理后具有程序意義上的訴權問題,它針對的是不符合法律規定的民事案件受理條件的起訴,并非是解決的實體問題,所以這里用的是裁定駁回,如果因為處理實體問題而駁回的,是用判決駁回。

      二、移送有關涉嫌犯罪的線索、材料。民間借貸糾紛刑民交叉案件的移送有兩種情況:一是人民法院發現后主動移送;二是公安機關發現后要求人民法院移送。

      三、當事人再行起訴的處理。審理民商事案件奉行“一事不再理”的原則,所謂一事不再理是指法院的裁判文書生效后即具有法律上的效力,當事人不得就同一事實、同一訴訟標的再行起訴。但有些情形下當事人可以就同一事實再次進行起訴,如當事人的起訴系因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犯罪而被裁定駁回,但是起訴條件的障礙經過法定程序予以消除的,此時原告以同一事實再起訴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法條鏈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五條 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并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

      公安或者檢察機關不予立案,或者立案偵查后撤銷案件,或者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經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定不構成非法集資犯罪,當事人又以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

      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相關司法判例

      上訴人劉義華因與被上訴人黃洋來、深圳陽泰金融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陽泰金融公司)、深圳市金來投資擔保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來公司)民間借貸糾紛一案,不服深圳市福田區人民法院(2016)粵0304民初xxxx民事裁定,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現已審理終結。上訴人劉義華上訴請求:繼續審理本案。事實與理由為:

      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規定: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并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公安或者檢察機關不予立案,或者立案偵查后撤銷案件,或者檢察機關作出不起訴決定,或者經人民法院生效判決認定不構成非法集資犯罪,當事人又以同一事實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人民法院應予受理。因犯罪嫌疑人黃洋來檢察院不予批準逮捕,決定對其取保候審,并予以釋放,此案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未涉嫌非法集資犯罪,因此黃洋來檢察院不予批準逮捕。涉嫌非法集資犯罪并送福田區檢察院起訴的全都是陽泰金融公司的管理人員,表明黃洋來作為借款人的民間借貸行為本身并未涉嫌非法集資犯罪,因此不適用先刑后民的。

      二、前述規定第六條: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與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雖有關聯但不是同一事實的涉嫌非法集資等犯罪的線索、材料的,人民法院應當繼續審理民間借貸糾紛案件,陽泰金融高管利用P2P平臺進行的集資活動,形式多樣,其中不乏合法的借貸關系,雖有關聯但不是同一事實。黃洋來的借款是以房產抵押貸的借款合同方式進行的,是符合國家法律規定的民間借貸行為。而且黃洋來親筆簽署了編號“GHJR2015051901”的借款合同并按了指模,在借款合同上還有陽泰金融公司法人田東的簽名和金來擔保公司法人高智為的簽名和指模,并加蓋了陽泰金融的公章。黃洋來不僅知情而且親自參與了借款。

      三、黃洋來與金來公司法人高智為、陽泰金融公司法人田東在借款合同上的簽名和指模證明他們不僅有關系,而且關系密切。黃洋來辯稱“不存在以任何欺詐方式騙取原告的借款”借款不還,轉移財產,黃洋來在被查封的過程中匆匆轉移用來抵押貸款的房產。上訴人2016年4月11日前往一審法院提交民事起訴狀并提起財產保全申請,黃洋來于2016年4月12日去寶安區房地產登記中心辦理該房產轉移,2016年4月14日僅僅兩天時間就辦好了該房產的更名。這是偶然的巧合還是惡意轉移?重點在于,黃洋來買房的款與借款之間的關系,以及賣房款的去向,一審法院只字未提。

      被上訴人未作答辯。

      上訴人在一審時提出如下訴訟請求:1、被告支付未還借款920040.9元及法律規定的利息、違約金;2、本案訴訟費、擔保費、保全費、律師費等一切訴訟所產生的費用均由被告承擔。

      一審法院查明事實:原告提交八份借款合同打印件,顯示原告作為出借人與被告黃洋來作為借款人通過居間服務人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形成借款合同關系,原告于2016年2月6日至3月18日期間出借八筆款項分別為89027元、156600元、205257元、70529元、9471元、120000元、52821元、200000元,借款期限一至三個月不等,被告金來公司顯示為擔保人。原告還提交了線上充值的記錄及銀行交易詳情、工行交易記錄,主張分六筆向其在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網站賬號存入出借款項分別為156600元、205252元、573200元、399900元、26800元、100元,有部分回款,尚有上述八份借款合同項下借款903705元未收回。原告提交一份2016年4月6日案情說明及2016年4月9日《致平臺用戶》的網頁材料,主張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相關人員涉嫌刑事犯罪被偵查,平臺已癱瘓,無法歸還出借人的款項。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工商登記的股東為田東、殷某甲,法定代表人為田東。被告黃洋來稱黃某甲系其親哥哥,是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的大股東,其提供了銀行卡給黃某甲使用,但使用情況其不知情;并稱被告陽泰金融公司是一個線上融資、線下放貸的平臺,所有借款均系虛構,亦未支付給線上的借款人。據各方當事人陳述,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及股東田東、股東殷某甲、副總吳某甲、趙某甲、技術總監鄭某甲、黃某甲均被刑事偵查。

      原告及另案原告姚某甲稱被告金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智為與黃某甲、黃洋來系表兄弟關系,高智為系黃某甲安排到被告金來公司作為法定代表人的。另案被告殷某甲稱被告金來公司系黃某甲安排參與到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平臺提供擔保的。被告黃洋來提交2016年7月18日深圳市公安局福田分局取保候審決定書、釋放證明書,顯示因該局偵查被告陽泰金融公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因犯罪嫌疑人黃洋來檢察院不批準逮捕,決定對其取保候審,并予以釋放。經法院查詢,深圳市公安局天安派出所向法院復函,顯示經審查查明,2015年3月至2016年4月,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利用其設立的網絡借貸平臺“陽泰金融”網站,向不特定人吸收存款,由實際控制人黃某甲尋找借款人,先期支付借款人錢款,后以增加借款人借款數額數倍方式將借款標的放置公司營運平臺吸引投資,黃某甲將吸引的多余資金除對外發放高額利息貸款外,用于個人揮霍。該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涉案人員七名:黃某甲,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實際操控人及老板;黃洋來,系黃某甲弟弟,由黃某甲用黃洋來銀行賬戶作案;殷某甲,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總經理、股東;田東,被告陽泰金融公司法定代表人、股東;趙某甲,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營銷中心負責人;吳某甲,被告陽泰金融公司電銷部負責人;鄭某甲,被告陽泰金融公司技術總監,均已移送福田區檢察院起訴。另顯示,本案原告提交過報案材料,系被告陽泰金融公司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案的受害人之一。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原告通過被告陽泰金融公司網站平臺出借款項,實為借貸行為,該借貸行為本身涉嫌為被告陽泰金融公司及相關涉案人員的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的犯罪行為,司法機關正在進行刑事追訴,原告為受害人之一。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并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的規定,本案應駁回起訴。另被告金來公司雖顯示為擔保人,但從各方當事人的陳述看,該公司系犯罪嫌疑人黃某甲設立并安排為被告陽泰金融平臺借款提供擔保,被告金來公司提供擔保的行為本身亦涉嫌為犯罪行為的一部分。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三條第二款所稱之“擔保人”,應是指實質上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無關的人,被告金來公司不屬于該條所稱之擔保人。因此,涉案糾紛中,無論出借人對借款人還是擔保人提起民事訴訟,都因被告的行為本身涉嫌犯罪,而應予駁回。原告申請追加殷某甲、李潘潘、田東、高智為、丁小梅、黃某甲為被告,并無必要,不予準許。

      綜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  第(四)項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二百零八條  第三款  的規定,裁定:駁回原告劉義華的起訴。一審案件受理費13001元、保全費5000元(已由原告預交),法院收取保全費5000元,案件受理費13001元,待本裁定生效后全部退還原告。

      本院經審查認為:經公安機關確認,被上訴人陽泰金融公司及其實際控制人黃某甲等實施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行為,本案的其他被上訴人黃洋來、金來公司均不同程度參與這一犯罪行為,本案所涉借款系上訴人通過陽泰金融公司設立的P2P平臺這一犯罪工具達成,本案糾紛明顯涉嫌犯罪,公安機關已立案偵查,上訴人亦曾作為受害人報案,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的規定,人民法院立案后,發現民間借貸行為本身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應當裁定駁回起訴,并將涉嫌非法集資犯罪的線索、材料移送公安或者檢察機關。一審法院據此裁定駁回起訴,合法有據,本院予以維持。上訴人上訴稱被上訴人黃洋來已被釋放,故本案仍可進行民事審理,但本案所涉借款整個過程均涉嫌犯罪,并不能以其中某一當事人未被追究刑事責任而改變性質,本院應經刑事程序處理。綜上所述,本案不屬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訴訟的范圍,原審法院駁回上訴人的起訴,適用法律正確,本院予以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的規定,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裁定。本裁定為終審裁定。


      上一篇:網絡貸款平臺(P2P)在民間借貸中擔保責任的認定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