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出借人指示第三人代為履行向借款人交付所借款項的合同是否成立

        發布時間:2019/1/19 22:03:23 點擊數:
      導讀:出借人向借款人出借的款項一定要出借人親自交付嗎?不一定,民間借貸關系中經常會發生由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項是由第三方代為支付,出借人指示第三人向借款人交付款項法律上稱之為代為履行,一般情況下也是出借人與第三人

      出借人向借款人出借的款項一定要出借人親自交付嗎?不一定,民間借貸關系中經常會發生由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項是由第三方代為支付,出借人指示第三人向借款人交付款項法律上稱之為代為履行,一般情況下也是出借人與第三人之間也存在一定的債權債務關系,如第三人欠有出借人的款項已到期,此時出借人可以直接指示批三人向借款人交付。出借人和借款人只要在借條或借款合同中注明或以其他明確的方式表明即可。但是實踐中如果未在借條或借款合同中表明借出款項是指示第三方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后借款人以未收到借款為由不還款怎么辦,這時最主要的證據就是第三方向借款人支付的憑證和第三方的證言,這可以直接證明委托支付關系,所以在實踐當中最好不要委托他人代為支付借出的款項,如果確實需要這樣的,也應當在借條或借款合同中明確表明,否則的話屆時一旦借款人不還款的,出借人要想成功要回款項的就只能依賴第三方的證言了,這樣訴訟的風險將大大增加。

      出借人委托第三方支付借出款項的司法判例

      原告訴稱:2013年8月15日,被告以生意資金周轉困難為由向原告借款120萬元,但由于被告到期沒有能力還清借款,尚欠原告99萬元。2015年1月19日,被告向原告請求延長借款期限,并以其名下的生產設備為抵押擔保。為此,原、被告簽訂《抵押借款合同》,約定貸款到期日為2016年1月19日,借款利率為月息2%。同時,雙方于2015年1月19日在東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某分局辦理動產抵押登記。《抵押借款合同》簽訂后,被告沒有向原告支付2015年1月20日至2015年2月19日期間的利息。為此,原告前往被告所在地,發現被告已停止生產經營,并了解到被告法定代表人因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原告認為被告已沒有能力繼續履行《抵押借款合同》,因此起訴,訴訟請求為:1、判令被告向原告返還借款本金99萬元及利息19800元(按月息2%計算,自2015年1月20日起計至實際清償之日止,暫計至2015年2月19日為19800元);2、判令原告對被告提供的抵押物享有優先受償權;3、判令被告承擔原告為實現債權而支付的律師費20000元;4、訴訟費用由被告負擔。原告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身份證1份、營業執照1份、組織機構代碼證1份、抵押借款合同1份、股東決議1份、動產抵押登記書1份、委托代理合同1份、代理費發票1份、IC卡開卡信息明細1份、轉賬交易明細1份。

      被告辯稱:一、原告起訴前,第三人也向原告主張債權,經被告到銀行查證,涉案借款并不是原告借出,原告向被告主張借款99萬元無法律依據,請法院依法駁回。二、關于原告主張的訴訟請求,被告實際上根本沒有向原告借過任何款項,2013年8月15日沒有與原告簽訂過借款協議。郭經明才是借款人,申世財是擔保人,相應的借款協議是郭經明與申世財及第三人簽訂,而非被告簽訂,后來第三人將款項匯給申世財的賬戶。三、由于第三人出借給郭經明的款項收款人是申世財,所以每個月利息是申世財以轉賬的方式償還給第三人,沒有向原告還款。四、2015年1月19日,涉及的款項不存在真正的債權,原告與被告簽訂的抵押借款合同的款項沒有真實存在,借款抵押合同簽訂是因為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申世財涉嫌詐騙,原告在2015年1月份找到申世財要求就第三人匯給申世財賬戶的借款以被告的名義簽訂借款,威脅申世財辦理,如不辦理,便讓申世財因詐騙案去坐牢。因當年第三人出借款項時原告在場,申世財誤以為借款原告也有份。所以申世財被迫簽訂并辦理設備抵押,原告與被告主張的借款沒有法律效力。被告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還款的銀行流水短信記錄1份。第三人述稱:120萬元是我借給被告的,不是原告借給被告的。我會另案要求被告償還款項。第三人向本院提供的證據有:借據1份。

      法院查明:2015年1月19日,被告召開股東會并達成決議:“一、公司因經營需要,同意公司向洪少波借款,并同意向借款人支付因借款而產生的費用。二、同意本公司向洪少波所借款項匯至申世財指定的賬號上。三、同意本公司以自有的機器設備用作借款抵押擔保并同意到東莞市某區工商管理局辦理動產抵押登記”。同日,原告與被告簽訂《抵押借款合同》,第一段約定“乙方(注:指被告鑫源公司)因經營需要,曾于2013年8月15日與甲方(注:指原告洪少波)簽訂借款協議,由乙方向甲方借款人民幣120萬元,此款已由甲方委托劉紅陽將借款匯至乙方指定的賬戶上。截止至2015年1月19日止,經甲、乙雙方確認,乙方尚欠甲方借款本金人民幣99萬元(大寫玖拾玖萬元整)。第二段約定“現甲方體諒乙方經營周轉困難,且乙方向甲方提出展期申請,現甲、乙雙方經協商一致訂立抵押借款合同如下:……”。

      雙方并約定借款期限自2015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9日止,借款利率為月息2%。

      雙方并約定被告于借款到期之日一次性償還本金給原告,若逾期償還,則被告同意向原告支付相應的違約金及因訴訟所產生的律師費或訴訟費等一切費用,違約金的具體計算標準為:借款本金×2‰×逾期還款付息的天數。被告為保證按期償還借款,自愿將其機器設備作為抵押物抵押給原告,抵押期限為2015年1月20日至2018年1月19日止。2015年1月19日,原告與被告到東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某分局辦理了動產抵押登記,《動產抵押登記書》的登記編號為0750某20150119023,該登記書記載了相應的抵押物名稱、數量、型號等概況。

      庭審中,原告述稱口頭委托第三人借出了款項給被告,第三人則否認委托關系,第三人認為自己才是出借人。另查明,2015年2月11日,原告與廣東泓科律師事務所簽訂《委托代理合同》,原告委托該所處理本案糾紛,代理費為20000元。同日,該所以“顧問費”的名義向原告收取了20000元。

      法院認為:本案系民間借貸糾紛。原告訴稱借出了款項給被告,第三人則述稱款項是其借給被告的,究竟是誰出借款項給被告,原告與第三人之間存在爭執。從《股東會決議》來看,該決議內容是被告決定向原告借款,被告知道借款來源于原告;從《抵押借款合同》主文第一段來看,借款最初發生于2013年8月15日,當時借款金額為120萬元,款項是原告委托第三人匯至被告的賬戶上,后來償還過一部分,至2015年1月19日止,還拖欠本金99萬元;從《抵押借款合同》第二段內容來看,這份《抵押借款合同》屬于對原先借款協議的展期,并且增加了設定抵押的雙方意思表示。由上可見,自2013年8月至2015年1月,在長達一年半的時間里,被告均穩定地認可借款來源于原告,穩定地認可原告委托第三人將借款借出給自己。從《抵押借款合同》的行文內容可見,在此期間,被告向原告償還了21萬元,因此可以認定原告與被告之間的借貸關系成立。相反,第三人雖然述稱120萬元是其借給了被告,但雙方之間沒有簽訂書面借款合同,在2013年8月借出之后至2015年1月長達一年半的時間里,被告穩定地自認為真正的出借人為原告,在此情形下,被告如果認為真正的出借人是第三人,理當不會再向原告償還借款并且在2015年1月19日簽訂合同。因此,第三人述稱款項是其個人借出給被告,顯然證據不足,本院不予采信。至于原告與第三人之間存在的款項往來糾紛如何解決,則屬于另一個法律關系,雙方應當另行處理,本案不作調整。關于原告能否提前起訴的問題。《抵押借款合同》第一條約定借款期限為2015年1月20日起至2016年1月19日,借款利率為月息2%。據合同的約定,合同履行期限尚未屆滿,原告于2015年2月11日提起訴訟屬于行使合同解除權的行為。庭審中,原告認為約定月息2%就是按月支付利息,被告逾期支付利息構成違約,原告因此可以要求提前還款。另外,約定年息不等同于每年支付一次利息,約定月息不等同于每月支付一次利息,約定日息也不等同于每日支付一次利息,原告認為約定月息就是按月支付利息沒有理據,本院不予采信。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二百零五條  的規定,“……對支付利息的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  的規定仍不能確定,借款期間不滿一年的,應當在返還借款時一并支付;借款期間一年以上的,應當在每屆滿一年時支付”原、被告雙方沒有就利息的支付時間達成補充協議,也沒有形成交易習慣,故被告應當在返還借款時一并支付利息給原告。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九十三條  、第九十四條  的規定,原告行使合同解除權的基礎,要么基于合同雙方協商一致,要么符合法定的解除條件,如果都不符合這些情形,則原告無權解除合同。原告于起訴狀中訴稱被告已停止生產經營,并稱申世財已被刑事拘留,而在訴訟過程中,原告未能提供證據證明這些事實,原告的起訴顯然不符合法定解除合同的條件,原告提前起訴沒有事實與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款  、第一百三十四條  第一款  的規定,判決如下:駁回原告洪少波的全部訴訟請求。

      本案受理費14288元,財產保全費5000元,合計19288元,由原告洪少波負擔。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廣東省東莞市中級人民法院,并在遞交上訴狀之日起七日內預交上訴受理費。


      法律評析:上述案例中也是出借人委托(第三方)他人支付所借出款項,從后來的訴訟中可以看出第三方事后否認是受委托支付借款款項的,幸好事先在相關協議里面有明確的約定,否則出借人的權利可能難以維護了,盡管出借人的訴訟請求未得到支持,但并非是無借款的事實,而是因為借款未到期因而未得到法院支持,出借人所借出的款項是委托第三方支付的這一事實已得到法院確認,等借款到期后出借人可以再另行起訴即可。


      上一篇:民間借貸糾紛立案后發現有非法集資犯罪的處理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