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只有借條沒有轉賬憑證,可以向法院起訴嗎?

        發布時間:2019/1/19 22:04:58 點擊數:
      導讀:一般情況下認為有了借條、欠條等債權憑證就法院就一定會支持你的訴訟請求,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在下面的這個案例中被告主張的是賭債并沒有證據證明,但原告在僅有債權憑證的情況下,不能對借款的細節進行很好合理

      一般情況下認為有了借條、欠條等債權憑證就法院就一定會支持你的訴訟請求,其實這是完全錯誤的觀念,在下面的這個案例中被告主張的是賭債并沒有證據證明,但原告在僅有債權憑證的情況下,不能對借款的細節進行很好合理的說明,實際生活當中也有借款后由于時間久遠等因素,也存在一此記憶不準確的情形,萬以碰到不守誠信的小人,再以是賭債等非法理由抗辯,又無其它憑證相互印證,估計就算要回了錢也讓你氣得頭大。所以對于借款不但要有借條,還一定要通過第三方轉賬支付才是最明智的。

      民事訴訟實行“誰主張誰舉證”的舉證規則,與民事訴訟法及其司法解釋的規定完全一致。借據、借條、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不是民間借貸關系成立的充分條件,若憑現有證據不能確定借貸關系是否成立的,依法應由主張借貸關系成立的出借人承擔舉證責任。同時,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等更不是民間借貸合同生效的唯一條件或依據,若被告抗辯未收到借款且抗辯合理,或者當是否提供借款真偽不明時,應由出借人承擔舉證責任。所以此時賦予了法官一定的自由裁量權,如果法官結合借貸金額、款項交付、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當地或者當事人之間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當事人財產變動情況以及證人證言等事實和因素確信借貸事實確實發生的,可以判決被告承擔償還責任。對此為降低風險及減少不必要的麻煩,減輕舉證責任,建議盡可能地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提供借款,特別是巨額借款確有必要通過銀行轉賬。


      相關司法判決

      原審查明:舒某從自己的姐姐舒某(又名舒小某)處得到一張借條,借條上載明借款人文某,落款時間為2015年1月18日。2016年1月27日,舒某以該借條為證據訴至法院,要求文某償還借款并承擔利息。

      原審認為:本案爭議焦點是舒某與文某之間是否形成民間借貸關系。結合本案中的證據及雙方當事人的陳述,舒某沒有充分證據證明其與文某之間存在民間借貸法律關系,具體理由如下:一、舒某與文某互不認識,在一審開庭之前雙方從未見過面,借條是舒某從自己的姐姐舒某手中得到,舒某自己并沒有將借條中的30000元實際支付給文某。二、文某辯稱是因為與舒某的賭債而寫下的借條,文某并不認識借條上寫的舒某,文某未向舒某或者舒某借錢。舒某僅向法庭提交了涉案30000元的書面借條,至于該30000元是如何交付給文某的,舒某不知曉,亦未提供其他證據證明自己的姐姐舒某將屬于舒某的30000元實際出借給文某。綜上,在僅有一張借條,舒某無法提供其他必要的事實依據以證明借貸關系存在的情況下,依據相關法律規定,舒某應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對舒某的訴訟請求,應不予支持。

      原審法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之規定,判決:駁回舒某的訴訟請求。

      一審案件受理費減半收取275元,由舒某負擔。


      宣判后,舒某不服,提出上訴稱:一、原審法院認定事實錯誤。上訴人將30000元放在其姐舒某處,舒某將30000元以舒某名義借給文某,文某具有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該借款行為沒有違反相關法律法規,其行為應當合法有效,一審判決卻不予認可,明顯是對事實的認定錯誤。二、一審判決適用法律錯誤,對法條理解錯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是2015年9月1日起施行,本案中的借貸關系發生是2015年1月18日,根據法不溯既往的原則,一審判決依照其第十六條的規定駁回上訴人的訴訟請求,明顯適用法律錯誤。且文某在本案中并沒有提供任何證據,一審法院適用該規定十六條做出判決,明顯是對法條理解錯誤。請求:撤銷某號民事判決,并按照一審上訴人訴訟請求重新改判,或者將本案發回重審。

      文某二審答辯稱:1、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正確。本案中,答辯人與舒某并不認識,這違背了民間借貸的常識,舒某提供不了30000元借款的來源,不能印證借款的事實成立。舒某除了借條外,沒有其他證據證明將30000元給了答辯人。因此,一審判決書認定事實清楚,判決得當。2、一審法院引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沒有錯誤。最高法院規定,對于2015年9月1日以后新受理的一審案件,適用新司法解釋。本案是2016年1月27日立案,當然適用該司法解釋。該案中,答辯人與被答辯人開庭前并不認識,當然就沒有任何往來,更不會有經濟往來,被答辯人認可與答辯人互不認識這一事實,所以答辯人已經在本案中提供了合理主張。二審期間,各方當事人均未提交新的證據。二審查明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關于本案法律適用的問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于2015年9月1日施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認真學習貫徹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的通知的文件精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施行后,新受理的一審案件適用上述規定。本案于2016年1月27日立案,一審法院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對本案進行審理,并無不當,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舒某與文某的借貸關系。本案系民間借貸糾紛,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為實踐性合同,借款合同自出借人提供借款時才生效,雖有借條但未實際出借款項的,借款合同不生效。借條雖然可以作為確定借貸關系,認定借款事實的初步證據,但并不必然證明有借款事實存在。本案中,文某出具給舒某的借條中載明:今借到舒某人民幣叁萬元整。舒某在本案訴訟前與文某并不認識,該借款未約定借款利息,不合常理。文某對借款的事實予以否認,稱該30000元借款系與舒某之姐舒某因賭博而產生的賭債,舒某未提供借款。在文某否認舒某提供借款的情況下,舒某應對向文某提供借款的事實進行舉證證明。在一、二審中,舒某對于借款時間、借款交付過程等借款細節,未能進行合理說明,亦未能向法院提供向文某打款的銀行憑據或其他證據證實借款事實的發生,只是辯稱該借款是通過其姐舒某向文某提供,但本案的關鍵證人舒某也未到庭對本案的借款細節進行說明。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的規定:“原告僅依據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已經償還借款,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證明責任。

      被告抗辯借貸行為尚未實際發生并能做出合理說明,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借貸金額、款項交付、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當地或者當事人之間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當事人財產變動情況以及證人證言等事實和因素,綜合判斷查證借貸事實是否發生”。舒某所提供的證據不能證明向文某提供了30000元借款事實,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故舒某要求文某償還30000元借款及利息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原判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判決結果得當,應予維持。舒某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據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一)項  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550元,由舒某承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法條鏈接: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原告僅依據借據、收據、欠條等債權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已經償還借款,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證明責任。被告抗辯借貸行為尚未實際發生并能做出合理說明,人民法院應當結合借貸金額、款項交付、當事人的經濟能力、當地或者當事人之間的交易方式、交易習慣、當事人財產變動情況以及證人證言等事實和因素,綜合判斷查證借貸事實是否發生。


      上一篇:出借人指示第三人代為履行向借款人交付所借款項的合同是否成立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