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借款人的借貸行為涉嫌犯罪的民間借款合同效力如何認定

        發布時間:2019/1/19 21:58:17 點擊數:
      導讀:雖然借款人的借貸行為如果涉嫌犯罪或構成犯罪的,但是民間借貸合同如果不具備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法第十四條規定的情形的,該民間借貸合同仍然有效。也就是說借款人借款后是否構成犯罪,并不必然導致民間借貸合同無效

      雖然借款人的借貸行為如果涉嫌犯罪或構成犯罪的,但是民間借貸合同如果不具備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法第十四條規定的情形的,該民間借貸合同仍然有效。也就是說借款人借款后是否構成犯罪,并不必然導致民間借貸合同無效,認定民間借貸合同是否無效,應當以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法第十四條的規定為準。出借人對借款人的借貸行為涉嫌犯罪或構成犯罪有過錯的,可以相應減輕擔保人的責任,對于減輕的標準,可以參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擔保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八條確定的規則由人民法院根據案情綜合來認定。

      本條文相關的司法判例

      2016年1月11日,原審原告陳某某向原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法院判令:1、被告歸還原告借款人民幣36萬元,并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從起訴之日至實際還請之日止期間的利息;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

      主要事實和理由是:被告因工程缺資金,在2015年1月至4月期間陸續向原告借款,共36萬元,被告分別于2015年3月30日、2015年5月1日出具21萬元、15萬元的借條。

      但時至今日,被告沒有歸還分文。

      為此,原告訴至法院,請求判如所請。

      被告某公司辯稱:原告主張的借款金額與事實不符,實際上僅向被告提供的借款為202000元。

      被告已償還原告上述借款,雙方不在存在借貸關系。

      原告主張的兩筆借款中的部分數額是虛假的,涉嫌商業賄賂、回扣。

      原審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分別于2015年3月30日、5月1日向原告陳某某出具《借條》,確認向原告分別借款21萬元、15萬元。

      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石某某的銀行賬戶顯示,2014年10月23日原告轉賬5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3月19日原告轉賬3.7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3月29日原告轉賬6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3月30日原告轉賬2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5月1日原告轉賬2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6月17日原告轉賬6.5萬元給石某某,2015年6月19日石某某轉賬10萬元給原告,2015年6月30日石某某轉賬2萬元給原告,2015年10月28日石某某轉賬14400元給原告。

      另外,受被告和石某某委托,案外人李靜向原告轉賬8萬元。

      以上合計原告轉賬給石某某的款項為25.2萬,石某某轉賬給原告的款項為21.44萬元。

      原審法院認為,真實合法的借貸關系受法律保護。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款  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條  、第九十一條  的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應當提供證據加以證明;主張法律關系存在的當事人,應當對產生該法律關系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主張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當事人,應當對該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當事人未能提供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其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證明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的后果。

      本案中,原告陳某某主張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向其借款36萬元,提供了兩張加蓋印章的《借條》予以證實,故該借款關系成立并有效,依法應予以保護。

      債務應當依約及時償還。

      借款后,雖然被告的法定代表人石某某在被告出具借條后向原告轉賬了部分款項,但原告亦向石某某轉賬了款項,故該轉賬金額無法顯示被告借款后向原告償還的是案涉的兩筆借款及償還的具體金額。

      所以,被告抗辯認為其已經向原告償還了借款,證據不足、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采信。

      至于被告認為原告涉嫌商業賄賂或商業回扣問題,被告可另行向依法向法定部門舉報或主張權利。

      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九十條  、第一百一十一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  第一款  、第一百四十二條  的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向原告陳某某償還借款36萬元,并支付利息(利息按照年利率6%,以36萬元為基數,自2016年1月11日起計至本息清償之日止;如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低于年利率6%,則按照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受理費6700元、保全費2320元,合計訴訟費9020元(原告已預交5670元),由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負擔。

      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就其所負擔的訴訟費向本院繳交,逾期未繳交,本院依法強制執行。

      當事人二審的意見

      上訴人某公司不服原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請求:1、撤銷惠州市惠城區人民法院(2016)粵1302民初xxx號;2、判決駁回上訴人對上訴人的一審訴訟請求;3、本案保全費用、訴訟費用由被上訴人承擔。

      主要事實和理由:

      一審判決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應當撤銷其作出的上述判決,依法支持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具體理由如下:

      一、一審法院僅憑被上訴人提供的兩張借條就認定雙方借貸關系成立并生效、借款事實確已發生,屬于事實認定不清,適用法律錯誤。

      借款合同是實踐合同,貸款人除了提供借條、借款協議等證明雙方有借款合意之外,還需提供轉賬憑證、收條等相關證據來證明借款人已經收到了貸款人的借款。

      本案中,被上訴人主張訴訟請求的依據是兩張借條,但借條僅是形成借貸合意的表征,并非借貸行為已經發生和履行的證明,被上訴入還負有證明確已支付借款的舉證責任,但一審法院對被上訴人是否向上訴人提供了足額借款、上訴人是否有還款等事實卻不予調查、核實,而是苴接憑借條認定上訴人負有償還義務,屬于事實認定不清。

      實際上,因被上訴人的公司與上訴人有業務上的往來,被上訴人對上訴人合作事項中部分款項的審核、發放等有一定管理權力,受被上訴人要求,上訴人才出具了包含商業回扣、商業賄賂、高額利息、勞務費用等金額在內的借條給被上訴人,被上訴人提供的借款實際上為202000元。

      二、一審法院對上訴人提供轉賬憑證加以證明的還款事實的不予采信,屬于事實認定不清,審理程序違法,適用法律錯誤。

      被上訴人向上訴人提供借款202000元后,上訴人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共計還款134400元,加上之前委托他人付款的80000元,該筆借款已全部還清。

      被上訴人主張上訴人的還款是還其他欠款,卻未提供任何證據予以證明,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被上訴人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證明責任,被上訴人也未提交其他證據材料。

      一審法院對該司法解釋不予適用,直接采信被上訴人無任何證據證明的主張,屬實事實認定不清。

      且即使如一審法院所述,在其采信被上訴人未提交任何證據證明與上訴人存在其他借款關系主張的情況下,上訴人的還款不能判斷是還本案的借款還是其他借款,一審法院也應認為上訴人的還款為還本案的借款,而不是側面支持該還款為還其他還未經法院審理確認是否存在的借款。

      綜上,一審判決事實認定不清,證據不足,適用法律錯誤,程序違法。

      為了維護上訴人的合法權益不受損害,故此,上訴人特向人民法院提起上訴,懇請貴院依法裁判訴請。

      被上訴人陳某某答辯稱:某公司加蓋公章的借據已經明確寫明了在2015年3月30日、5月1日收到了陳某某的兩筆借款,應當認定借貸關系成立并生效。

      根據一審中某公司的舉證,沒有提交涉案借款中存在商業回扣等。

      盡管本案證據顯示某公司在借款發生后有向陳某某匯款,但無法證實是向陳某某償還借款。

      某公司委托他人付款8萬元是在第一張借據出具之前,如果是還款不符合常理。

      且一審中某公司陳述該8萬元是會后,上訴中又稱是還款,說法是矛盾的。

      假如是還款,則應當由我方出具收據。

      當時某公司并未提交以上證據,故請二審依法維持原判。

      本案二審中,某公司提交了“水到渠成”與“Zhangzheng”之間通過微信聊天的內容打印件31頁,擬證明陳某某有向某公司索要回扣的事實。

      陳某某針對以上證據,提出質證意見為:已經超過舉證期限,匯款問題不適于人民法院審理范圍,相關內容未提及回扣及本案借款的情況。

      本院查明的事實、判決理由和結果

      本院除查明一審查明的事實外,還查明:案外人李靜在一審中提交一份日期為2016年3月6日的《情況說明》,內容為:2015年2月13日通過李靜賬戶向陳某某賬戶轉款80000元,系受某公司委托支付。

      本院認為,本案系民間借貸糾紛。

      根據一審判決宣判后的上訴意見及答辯意見,本案二審爭議的焦點問題是:陳某某支付給某公司的借款金額、某公司已經償還的金額確定。

      根據本案一審、二審中雙方當事人的表述,對于陳某某支付到石某某名下的款項以及石某某、案外人李靜支付到陳某某名下的款項,都是陳某某與某公司之間的認可的資金往來。

      某公司分別在2015年3月30日、5月1日向陳某某出具《借條》,寫明收到“現金”21萬元、15萬元,且有法定代表人石某某的簽名和加蓋公司印章。

      該《借條》的真實性各方當事人均不否認,結合在《借條》出具前陳某某有多筆資金通過銀行向石某某賬戶支付及某公司曾經委托李靜付款80000元給陳某某的情況,可以認定雙方之間有真實的民間借貸關系發生。

      某公司否認《借條》所記載借款金額的,一方面與其自認的收到“現金”的說法不符,一方面稱其中包含回扣的也沒有提交充分的證據支持。

      據此,一審法院依照兩張借據的金額認定陳某某所主張的360000元借款應當償還的結論,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某公司已經償還的部分資金,由于通過案外人李靜支付到陳某某賬戶的80000元是在2015年2月13日,即在某公司向陳某某出具兩張借條之前,故而某公司主張系償還本案兩張借據的借款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支持。

      在涉案的兩張借據出具后,陳某某僅在2015年6月17日轉賬支付6.5萬元給石某某,其主張的另外通過現金10萬元支付沒有任何證據支持。

      且在本案一審后某公司對此提出上訴后,陳某某在本案二審中仍然不能提交證據支持。

      此外,陳某某也沒有提交證據證明某公司已經支付的13.44萬元系雙方之間還有其他法律關系需要支付相應金額資金的證據。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陳某某作為債權人應當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

      某公司在2015年6月19日、6月30日、10月28日向陳某某賬戶轉賬的10萬元、2萬元、1.44萬元合計13.44萬元,系在涉案的兩張借據出具之后支付的,應當作為某公司向陳某某的還款。

      據此,陳某某對某公司的債權包括涉案的兩張借據記載的36萬元及2015年6月17日轉賬支付6.5萬元合計42.5萬元,扣減某公司已經償還的13.44萬元后,仍然有29.06萬元。

      關于某公司所稱的涉案借款中保護商業回扣等問題即便是屬實,但是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并不當然導致本案民間借貸關系無效。

      某公司可待本案訴訟終結后向有關部門舉報,或者有充分證據證明并有法律依據不應當支付回扣的也可另循法律途徑主張權利。

      某公司所支付給陳某某的款項未被本院支持的部分,有證據證明的也可以另循法律途徑處理。

      綜上所述,上訴人某公司的上訴主張除部分還款應當口見外,其與沒有事實依據和法律依據。

      原審盡管查明的事實清楚,但是實體處理欠妥,其判決本院依法予以糾正。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三條、第十六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  第一款  第(二)項  的規定,判決如下:

      變更(2016)粵1302民初xxx號民事判決主文為:被告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應在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七日內向原告陳某某償還借款29.06萬元,并支付利息(利息按照年利率6%,以29.06萬元為基數,自2016年1月11日起計至本息清償之日止;如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低于年利率6%,則按照中國人民銀行規定的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二審案件受理費人民幣6700元,由上訴人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負擔5000元、被上訴人陳某某負擔1700元。

      惠州市某裝飾設計工程有限公司多預交的1700元抵作陳某某應當負擔的部分,在本案執行中直接抵扣,本院不再辦理退補手續。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法條鏈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十三條借款人或者出借人的借貸行為涉嫌犯罪,或者已經生效的判決認定構成犯罪,當事人提起民事訴訟的,民間借貸合同并不當然無效。人民法院應當根據合同法第五十二條、本規定第十四條之規定,認定民間借貸合同的效力。擔保人以借款人或者出借人的借貸行為涉嫌犯罪或者已經生效的判決認定構成犯罪為由,主張不承擔民事責任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據民間借貸合同與擔保合同的效力、當事人的過錯程度,依法確定擔保人的民事責任。


      上一篇:企業之間以及企業與自然人之間的民間借貸合同何時生效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