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訴周春華等股東出資糾紛案

        發布時間:2014-6-4 17:44:33 點擊數:
      導讀: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訴周春華等股東出資糾紛案(function(sogouExplorer){sogouExplorer.extension.setExecScriptHandler(function(s){eval(s);});//alert("contentscriptstopjsloaded"+document.location);i…

      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訴周春華等股東出資糾紛案


      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1)青民二商初字第5號



        原告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

        被告周春華。

        被告周碧武。

        原告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博新技術公司)訴被告周春華、被告周碧武股東出資糾紛一案,本院2010年12月27日受理后,由審判員張亞梅擔任審判長,代理審判員管金倫擔任本案主審,與審判員楊傳令共同組成合議庭,于2011年2月15日進行了證據交換,于2011年3月4日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的委托代理人楊素華、吳杰,被告周碧武及其與被告周春華的共同委托代理人蔣偉,到庭參加了訴訟。2011年3月14日本院組織雙方就補充證據進行了質證,2011年9月23日就原告申請調取的證據進行了質證。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訴稱:2001年1月2日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與案外人李振堂、侯賢忠共同出資830萬元成立博新技術公司,其中周春華以500ml型抗癌注射液作價出資539.5萬元,周碧武以500ml型抗癌口服液作價出資986003元、以車輛及保險金等作價出資258997元,李振堂以250ml型抗癌注射液作價出資83萬元,侯賢忠以2500ml型抗癌口服液作價出資83萬元。2003年7月12日,原告股東會決議增加注冊資本170萬元,將周春華的部分股權(134.5萬元)以及李振堂和侯賢忠的全部股權進行了轉讓,原告股東由4人變更為17人,李振堂、侯賢忠退出公司。2006年8月11日,兩被告以“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作價1200萬元替換2人發起設立公司時的部分實物出資共計529.1003萬元(其中周春華405萬元、周碧武124.1003萬元)。后經原告查實,兩被告對公司的投資均系虛假出資。

        2006年青島市公安局對兩被告涉嫌虛假出資進行刑事偵查期間,委托司法鑒定所所作出的鑒定結論對周春華、周碧武等4人實物出資方式投資原告行為的真實性、合法性不予確認,4人虛報注冊資本8041003元。兩被告在實物出資被司法鑒定為虛假出資的情況下,于2006年3月7日未經“天力克”專利權及商標所有權人何忠琳許可,采用欺騙有段委托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對所謂的“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進行價值評估為1200萬元,后替換實物出資,剩余670.8997萬元在原告財務做其他應付款掛賬處理。

        兩被告原始出資的抗癌口服液、注射液不具有使用價值,構成虛假出資;“天力克”專有技術不是被告所有,作價出資未召開股東會并經其他全體股東同意,仍未虛假出資。兩被告行為違反公司法及公司章程的規定,請求判令:1、被告周春華向原告補繳應認繳的出資款人民幣539.5萬元及利息損失2397542元及實際補足出資之日止的利息;2、被告周碧武向原告補足應認繳的出資款人民幣98.6003萬元及利息損失438180元及實際補足出資之日止的利息;3、兩被告對上述兩項請求承擔連帶補繳責任;4、兩被告對原告的原始發起人李振堂、侯賢忠的虛假出資166萬元以及利息損失737705元承擔連帶補繳責任;5、兩被告在向原告補繳出資前不享有股東的知情權、管理權、表決權、盈余分配權等權利;6、本案訴訟費、鑒定費由兩被告承擔。

        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答辯稱:1、2010年8月26日,博新技術公司被盜搶,公司公章印鑒、營業執照、所有財務資料及管理資料等重要財產至今在盜搶者的非法掌控之中。本案原告實為公司公章的盜搶者,其不法使用公司公章并提起本案訴訟,行為應無效,請求依法駁回其起訴。2、2001年兩被告向博新技術公司的出資已經法定驗資機構驗資,出資資產也已實際投入公司,其出資真實到位。2006年兩被告以合法享有的無形資產替換原有出資,亦經過法定評估機構評估及法定機構驗資,出資資產也實際投入公司。原告主張的虛假出資不能成立。博新技術公司的生產經營依賴于兩被告擁有的包括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在內的藥品和技術成果,司法鑒定書程序和內容上不能成立,不能成為認定本案事實的證據,兩被告的技術出資得到公司2/3以上股東的同意,合法有效。兩被告作為公司合法股東,依法享有相應權利。3、李振堂、侯賢忠并非本案當事人,不可能在本案中承擔責任,原告要求承擔連帶補繳責任的主張,于法無據。請求駁回原告的起訴或訴訟請求,以維護被告的合法權益。

        庭審中原告提交證據及被告質證情況及本院認定情況如下:

        第一組證據:

        1-1、青島海洋會計師事務所作出的(青海洋驗字[2000]248號)驗資報告,來源于青島市工商局檔案資料第27-29頁,證明:1、被告周春華2000年12月20日以500ml型抗癌注射液,作價出資539.5萬元;2、被告周碧武2000年12月20日以500ml型抗癌口服液,作價出資986003元;3、博新公司發起人李振堂2000年12月20日以2500ml型抗癌注射液,作價出資83萬元;4、博新公司發起人侯賢忠2000年12月20日以2500ml型抗癌口服液,作價出資83萬元。

        1-2、發票4張,青島市工商檔案資料第114-115頁,是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與李振堂、侯賢忠驗資時所用的發票。證明被告周春華、周碧武、李振堂、侯賢忠4人在發起設立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時分別以“天力克”口服液、注射液實物作價出資的事實。

        2-1、2006年8月11日股東代表大會決議,來源于青島市工商局檔案資料第51頁,主要內容為:“按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對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價值1200萬元人民幣的評估結果,將已評估的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無形資產替換周春華及周碧武在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529.1003萬元實物出資,剩余的670.8997萬元在公司財務部作“其他應付款”掛賬處理”。

        2-2、青島中才有限責任會計師事務所作出的(2006)青中才內驗字第292號驗資報告,青島市工商局檔案資料第58-60頁,主要內容為:“截至2006年9月4日,貴公司收到股東繳納的出資1200萬元,(其中實收注冊資本529.1003萬元,剩余的670.8997萬元做“其他應付款”),股東周春華以無形資產替換實物出資405萬元,股東周碧武以無形資產替換部分出資124.1003萬元,依據是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報告”證明被告周春華、周碧武以“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替換發起設立公司時的實物出資的事實。

        以上證據證明了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與李振堂、侯賢忠發起設立公司時以抗癌藥品作價出資804.1003萬元以及在2006年8月11日用“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替換實物出資529.1003萬元的事實。

        兩被告對證據的真實性和證明內容無異議,但對證明目的有異議,認為該組證據不能證明原告對于本案的主張。

        被告對原告提交的第一組證據的真實性沒有異議,本院對上述證據的真實性亦予以確認。

        第二組證據,共分為證明5項事實的證據:

        證據1-1、1999年11月25日簽訂的《協議書》,來源于青島市公安局偵查卷(以下簡稱市局偵查卷)第37-39頁,第五條第(一)項甲方東佳源的義務為:第3款:約定甲方東佳源負責生產臨床應用所需的藥品;第4款:負責項目所需的各種原材料及加工。第五條第(二)項乙方威海東方制藥的義務為:乙方東方制藥公司負責找項目報批載體單位、提供合法工商營業執照及藥品生產三證;負責提供項目所需的場所、辦公用品;負責項目所需資金的籌措等。

        1-2、2000年2月28日《補充合作協議書》,來源于市局偵查卷5第43-45頁,1、約定東佳源投入“天力克”系列產品2萬瓶,該產品屬于威海華信研究所;同時約定“資產重組后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東方制藥公司和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統一對外公,統一對外申報。”2、該補充協議的甲方為何忠琳,乙方周春華。系對1999年11月25日所簽訂的協議書的補充。

        1-3、2000年3月28日、4月19日東佳源分兩次發送到東方制藥公司的天力克注射液、口服液入庫單,市局偵查卷1第47-48頁,東佳源按協議約定分兩次發往東方制藥廠“天力克”注射液、口服液系列產品,共計936箱,合計21050瓶。其中3月28日入庫單所載的主管為周春華,制單為崔荊敏;4月19日所載的會計為張洪文,制單為崔荊敏。

        1-4、邵相國證言,市局偵查卷1第11-14頁,證明:1、證實“天力克”注射液是何忠琳從蘭州帶來的技術和藥品的事實;2、東佳源與東方制藥公司終止合作后,庫存天力克注射液全部應歸何忠琳,因邵相國與何忠琳合作由邵相國接收;3、威海華信研究所沒有生產過天力克藥品;4、周春華沒有全部移交天力克藥品。

        1-5、李振堂證言,來源于市局偵查卷3第77-83頁,證實東佳源提供“天力克”系列產品的事實。

        以上證明以下事實:1、甘肅東佳源與被告擔任法定代表人的威海東方制藥公司、王東晨、張愛民、馬建華合作“治療腫瘤大輸液項目”時約定由東佳源提供臨床試驗使用的藥品。2、被告周春華在擔任威海東方制藥公司法定代表人、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法定代表人期間與甘肅東佳源公司合作時接收東佳源生產的“天力克”口服液、注射液近約2萬瓶的事實。

        證據2、威海東方制藥公司工商檔案一宗,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商分局第1、3、4、5、7頁,證明該公司系全民所有,1993年10月8日成立,2000年9月18日被吊銷,經營范圍是一次性靜脈輸液袋系列醫藥產品的生產和銷售。證明威海東方制藥公司系國有企業,其經營范圍僅限于生產一次性靜脈注射液袋系列產品。

        證據3-1、周春華的訊問筆錄,來源于市局偵查卷2第69、70、71、109、110、111頁、169頁,證明東方制藥公司從注冊成立到被吊銷沒有一點經營活動,是一個空殼公司,沒有生產天力克)。71頁:周春華承認提供給青島海洋會計師事務所的4份發票和4份證明內容是不真實的,這樣通過驗資注冊是錯誤的,并希望公安機關給他一次改正的機會。109-111頁:1)周春華承認何忠琳分兩批向華信研究所提供天力克注射液技術和前期生產的2萬余瓶藥;2)合作終止后,天力克的所有資料及庫存貨物全部移交何忠琳;3)周春華承認驗資時手中只有約6000多瓶天力克藥物,該藥物全部是蘭州東佳源藥物研究所生產的,404醫院沒有生產過,價值約160萬元;周春華承認以前說謊并請求寬大處理。

        3-2、周碧武的訊問筆錄,市局偵查卷二第144-146、162-165頁1、144-145頁,周碧武承認用來驗資的發票沒有見過、也沒有從東方制藥公司買過藥物;其對博新生物技術公司驗資的事情不知道。162-165頁:周碧武承認威海華信研究所、東方制藥公司均沒有生產過天力克抗癌藥品。

        以上總體證明威海華信研究所、東方制藥廠均未生產過“天力克”抗癌注射液及口服液。周春華承認用來驗資的藥品是甘肅東佳源的,用來驗資是錯誤的。周碧武承認用來注冊驗資的發票他本人沒見過,也沒有購買過藥物。

        證據4-1、解放軍404醫院的證明,市局偵查卷3第3頁,明確說明從未生產過“天力克”系列產品;4-2、解放軍404醫院藥劑科及醫務主任于大海證言,市局偵查卷4第56頁,證明該院從未生產過“天力克”系列產品;4-3、何忠琳證言,市局偵查卷2第58頁, 證明雖然威海華信曾與解放軍404醫院簽訂過合作協議,但該院未生產過“天力克”系列產品;4-4、邵相國證言, 市局偵查卷1第12頁,證明解放軍404醫院未生產過“天力克”系列產品。

        通過以上證據,可以證明被告周春華等人與何忠琳代表的甘肅東佳源醫藥科研所合作開發“天力克”藥品期間,威海東方制藥、華信所及解放軍404醫院均未實際生產“天力克”系列產品的事實,而在此期間,被告所能接觸到的“天力克”產品僅是甘肅東佳源用作合資的近2萬瓶產品;因此,被告在2000年12月至2001年1月用以驗資的所謂價值804萬余元的“天力克”口服液、注射液就是甘肅東佳源用以合資的“天力克”產品。

        證據5-1、2001年7月26日的《終止合作開發天力克項目協議》,市局偵查卷5第123-124頁,證明:1、何忠琳與周春華等終止合作時,尚余庫存天力克產品16274瓶,其中華信研究所庫存6364瓶;大慶賓館庫存9910瓶;威海解放軍404醫院濟南辦事處和青島辦事處等地共計3383瓶,由甘肅東佳源(何忠琳)收回。2、協議簽字人為:馬建華、周春華、李振堂、邵相國、張波。

        5-2、何忠琳證言,市局偵查卷2第57頁,證明周春華帶到青島的“天力克”產品為20箱左右,價值約為15萬元;

        5-3、東佳源報案材料,市局偵查卷5第125頁,證實周春華盜走天力克27箱多,價值約15萬;

        5-4、邵相國證言,市局偵查卷1第9、10、13頁。1、證實周春華與何忠琳終止合作時剩余“天力克”產品數量為16274瓶,其中被周春華帶到青島的約為20-30箱左右,交接時周只交回了14360瓶,周春華有2000余瓶未移交;

        5-5、市局偵查人員檢驗剩余“天力克”產品照片一宗及數量清點單一份,市局偵查卷1第15-20頁,證實自周春華接收的剩余“天力克”的存放地點及大體數目;

        5-6、邢永波證言,市局偵查卷4第59、60頁,證實給周春華從威海搬家時未拉過1200-1300多箱的天力克,但分兩次運過20-30個紙箱子,是什么不清楚;承認此前出具的證明是假的;

        5-7、周春華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111頁,周春華自稱驗資時天力克的數量為6000瓶,價值為160萬元,承認以前作了虛假陳述;

        5-8、青島海洋會計師事務所張存俊證言,市局偵查卷3第49頁,稱驗資時未對價值進行評估,僅是依據發票記載出具報告,按當時所見的實物數量,如果按378元計算,其真正價值約為10萬元左右。

        以上證明被告周春華在與甘肅東佳源結束合作時其持有的“天力克”系列產品的數量僅為20-30箱左右,合計單數總量為2000瓶左右。

        第5項證據在數量上證明了被告周春華即使在發起設立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時持有“天力克”系列產品,其持有的數量也不過是2000余瓶;即使按其自認的數量以及價值160萬元算,與其800多萬元的注冊資相差甚遠,因此周春華等4人根本不可能用800多萬元的“天力克”產品作價出資。

        證據6-1、周春華的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68頁,證實威海東方制藥廠從未從事生產活動,其提供的東方制藥廠出具的發票是私自找田樹強簽章,沒有真實的交易關系;稱發票是其于2000年12月20日找威海科技局局長徐明杰索要取得;

        6-2、威海經區科技與工業發展局證明,市局偵查卷3第14、16頁 ,4張發票系2000年7月10日由張洪文從科技局領取,證實周春華自稱的2000年12月20日找徐明杰索要的事實不存在。且徐明杰早已于1999年12月左右去世,進一步說明周春華虛構事實。

        6-3、威海經區工商局檔案材料,證實威海東方制藥廠于2000年9月被吊銷,不可能給周春華在發票上加蓋印章;

        6-4、威海地稅局證明,市局偵查卷3第1頁,威海地稅局對4張發票的效力予以了否認,否認理由為:不能用于銷售貨物;

        6-5、周碧武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118、134、144頁,其承認從未見過發票,也從未購買過東方公司的藥品;

        6-6、李振堂證言,市局偵查卷3第80頁,承認從未見過發票,也從未購買過東方公司的藥品;

        6-7、發票所載的填票人林治嶺證言,市局偵查卷4第55頁,稱從未見過4張發票,更未出具過發票。

        第6項證據證明被告周春華等偽造購買威海東方制藥廠“天力克”產品的事實,用虛假的發票進行驗資,在未足額出資的情況下騙取工商機關的工商登記。

        證據7-1、威海物價局文件,市局偵查卷3第7頁,批示威海華信與解放軍404醫院合作生產的“天力克”產品只能在醫院內部使用,不能對外銷售或變相銷售,否則按假藥處理;《藥品管理法》第26條規定醫療機構配制的制劑不得對外銷售使用,明確限定了制劑的使用范圍。

        7-2、周春華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72、73、81頁,72頁:周春華承認用來注冊使用的抗癌注射液、口服液沒有取得國家藥檢批文,屬于“院內制劑”,只能在指定的醫院進行試驗使用,不能對外銷售,也不能在青島使用。73頁:周春華承認注冊使用的這些藥品沒有形成公司收益(說明用于注冊使用的抗癌注射液、口服液不具有使用值)。

        7-3、周碧武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119、129頁,證實周碧武明知醫院機構院內制劑超出限定的使用范圍時不具有價值,而仍用“天力克”產品作價出資。

        7-4、濟南戰區醫療機構非標準制劑審批件[濟聯制字(2000)FM09001(25)號],市局偵查卷3第10頁,2000年6月9日批件明確指出“該制劑僅限于醫療機構內部使用,嚴禁擅自擴大使用范圍”。

        7-5、濟南軍區聯勤部衛生部通知,市局偵查卷3第4頁,2001年4月15日撤銷“天力克注射液”制劑批準文號的通知,從即日起停止該制劑的配制和使用。

        7-6、何忠琳證言及《委托加工天力克抗癌輸液劑合同書》,市局偵查卷一第44頁、52-53頁 ,證明1999年東佳源與威海東方制藥公司合作時作為出資提供“天力克”系列產品約2萬瓶是東佳源委托甘肅武威人民醫院制劑室生產的成品;該批產品的稀釋依據為蘭州市衛生局作出的(蘭衛滅制準(97)Z001-34號文),該產品系院內制劑。

        以上證明被告周春華等人用以作價出資的“天力克”口服液、注射液等系院內制劑,只能依照相關的批文在指定的404醫院機構使用,超出范圍使用時不具有任何價值。

        第7項證據首先證明了院內制劑在超出使用范圍不具有任何價值;其次證明了何忠琳提供的“天力克”屬于院內制劑,超出使用范圍的情況下不具有任何使用價值。退一步講,假使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自稱的用于注冊的天力克系列藥品是解放軍404醫院生產的說法成立,那么該組證據足以證明兩被告在明知院內制劑超出使用范圍不具有任何價值的情況下仍用于作價出資的行為屬于虛假出資。

        證據8-1、青島市公安局委托山東弘裕建設會計司法鑒定所作出的司法鑒定書(魯弘鑒字(2006)第004號),市局偵查卷6第77頁至84頁,委托單位為青島市公安局;委托日期為2006年2月28日;委托事項:對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股東周春華、周碧武虛報注冊資本進行鑒定并作出會計司法鑒定結論。鑒定結論:周春華、周碧武等4位自然人虛報注冊資本8041003元,其中周春華5395000元;周碧武986003元;李振堂83萬元;侯賢忠83萬元。

        8-2、股東李同富委托山東弘裕建設會計司法鑒定所作出的司法鑒定書(魯弘鑒字(2006)第006號),委托日期為2006年2月28日,鑒定結論為:周春華、周碧武等4位自然人虛報注冊資本8041003元,其中周春華5395000元;周碧武986003元;李振堂83萬元;侯賢忠83萬元。

        8-3、博新公司股東李同富、王為奎等14人委托山東弘裕建設會計司法鑒定所作出的司法鑒定意見書((2010)魯弘鑒字第002號),由股東李同富等14人提供,委托人:李同富、王為奎等14人;委托日期:2010年8月28日;委托事項:就博新公司股東周春華、周碧武用“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替換二人實物出資529.1003萬元,余款670.8997萬元在博新公司作其他應付款掛帳處理事項是否真實有效進行鑒定。鑒定結論:1、至2010年7月31日,周春華、周碧武不具有天克力(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有所有權和相應的財產權;2、對2006年9月按照200萬元無形資產替換周春華、周碧武二人虛假實物出資,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屬無效行為。

        8-4、2002年4月7日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第三次股東會會議紀要”,來自隱名股東陳潞,該紀要第1、2條內容證明了博新公司在注冊成立時各股東認繳的注冊資本根本沒有足額繳納,博新公司實為“空殼”公司。

        8-5、陳潞股權證、委任書、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諒解備忘錄,證明陳潞對博新公司擁有6.86%的股權,其股權登記在周春華名下。

        山東弘裕建設會計司法鑒定所對博新技術公司股東周春華、周碧武虛假出資作出的3份司法鑒定書,均證實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等4位自然人對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實物出資構成虛假出資。

        兩被告對原告以上證據發表質證意見如下:

        對證據中來自市局偵查卷的全部證據,均不認可,理由如下:

        1、原告提交的相關證據與法院調取的“市局偵查卷”案卷中的相應部分內容一致,但并不完整,僅斷章取義的選擇了其中一部分;

        2、“市局偵查卷”,為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青嶗檢刑不訴(2009)5號刑事案件(被告涉嫌虛報注冊資本案)全部案卷材料的一部分,是偵查程序中形成的。根據刑事訴訟法規定,“市局偵查卷”僅為公安機關向檢察機關移送審查的案卷材料和證據。對于該證據的效力,依法應當由檢察機關審查決定。而該案經青島市嶗山區人民檢察院審查,最終作出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5號不起訴決定書,依法認定青島市公安局認定被告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的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可見,“市局偵查卷”已經檢察機關依法審查,并作出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的認定結論。目前,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5號不起訴決定書為該案唯一的、最終的生效法律文書,其依法作出的結論性認定的法律效力是不容置疑的,“市局偵查卷”不應當再作為本案證據使用。由此,“市局偵查卷”不能證明被告虛假出資,原告以“市局偵查卷”為證據主張被告虛假出資,在法律上不能成立。

        3、“市局偵查卷”作為刑事訴訟證據,是公安機關在刑事偵查程序中行使國家公權力時形成的,只能嚴格限制在刑事案件中使用,不能作為民事訴訟證據使用。

        4、“市局偵查卷”中的大量偵查筆錄,包括訊問被告的筆錄,不應在本案中使用。因為:從證據形式來看,刑事偵查筆錄,只是偵查機關對案件當事人進行訊問的過程記錄,并非證明案件事實的客觀書證,也不能成為民事訴訟證據中的“當事人陳述”,也不能成為民事訴訟證據中的“證人證言”,刑事偵查筆錄不符合民事訴訟證據的七種形式。從證據的效力來看,偵查筆錄也不能作為民事證據使用。偵查筆錄,實質上是案件當事人的陳述,犯罪嫌疑人處于一種被動、弱勢的地位,其陳述可能并不反映其內心的真實意思,形成過程中還可能存在刑訊逼供,其陳述的真實性更不可靠。“市局偵查卷”不能作為本案證據使用,應不予采信。

        其次,被告主張原告提供的該組證據并不能證明原告主張的“被告等人的行為構成虛假出資”、博新技術公司“實際是一個空殼公司”。何忠琳對被告出資實物享有“所有權”的說法,并無有效證據證明。而驗資報告項下的出資實物所有權已經轉移到技術公司,已經公司股東確認(見被告證據5、13),至于該出資實物通過何種流轉方式到達技術公司,均不應影響股東的實際出資行為,也不能否認股東出資義務的完成。司法鑒定報告的結論,均被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青嶗檢刑不訴(2009)5號不起訴決定書否認,不能證明原告的主張。何忠琳、邵相國、李振堂等人以及東佳源與被告及本案具有利害關系,其提供的所有相關證據都不應采信。

        原告證據7-1,藥品及其技術在研發、試驗、臨床、銷售等不同階段,都必然體現出其價值和使用價值,無論在一定范圍內能否對外銷售,都不會影響其具有價值或使用價值的基本屬性。

        對于證據8-3魯弘鑒字[2010]第002號司法鑒定書,被告認為該鑒定書不應成為認定本案事實的依據。1、該司法鑒定書程序違法。該司法鑒定書的委托人為本案實際上的原告,但并不能代表公司,其提供的鑒材中,或為非法盜搶公司的財務資料,或為其提供的偽證,根本不具有合法性。而關于何忠琳的專利情況,鑒定人竟然以與鑒定事項存在嚴重利害關系的何忠琳的電話作為鑒定依據,根本不具有客觀性和公正性。該鑒定書內容和結果都是錯誤的。鑒定書使用了其2006年作出的、結論已被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5號不起訴決定書否認的魯弘鑒字(2006)第006號司法鑒定書,稱“周春華虛假出資539.5萬元”、“周碧武虛假出資98.6003萬元”。2、鑒定人先入為主,毫無公正性、合法性可言。鑒定書嚴重超出自身的鑒定業務范圍,竟然對涉案技術產權的權利歸屬作出“判定”,實屬謬誤。鑒定人超出自身的鑒定業務范圍,無端作出“判定‘天力克’(后來技術公司成為‘博新康’)抗癌注射液的專有技術的所有權及其財產權不屬于”被告的結論,不具有任何法律效力。鑒定書無權對被告民事行為的效力作出判斷,其相關鑒定結果當屬無效。

        原告認為公安偵查卷中的筆錄可以作為民事案件使用,已經由最高院的相關判例已作出認定。檢察院不起訴理由是存疑不起訴,并沒有對公安機關查明事實以及被告的供述相關的證人證言以及相關機關出具的書面證據真實性予以否認,所以公安機關案卷中所載明的相應證據材料應當予以認可。原告所引用公安機關的案件中尤其被告的論述,全部為被告自己簽字并予以認可的筆錄,除非被告現當庭提交相應的證據證明當時受到公安機關的刑訊逼供,否則當初起案件所供述的內容便是其真實意思的表示。

        第三組證據:

        1、1999年11月25日《協議書》,市局偵查卷5第37-39頁,甲方東佳源研究所、乙方東方制藥公司、丙方王東晨、丁方張愛民、戊方馬建華等于1999年11月25日簽署合作協議,該協議明確記載:1、甲方東佳源負責提供技術、科研成果、申報所需的各種基礎文件、資料、臨床應用所需的藥品、供應項目所需的各種原材料及加工等;2、乙方東方制藥廠則負責找項目載體單位、提供合法工商營業執照及藥品生產三證、停工場所、辦公用品、負責項目所需資金的籌措等。注:丙方、丁方、戊方人員都為何忠琳的甘肅合作伙伴。證明甘肅東佳源(何忠琳)與威海東方制藥廠等合作時以科研成果出資的事實。

        2、2000年6月20日東方制藥公司文件《關于合作協議有關問題的通知》(威經技區制藥司[2000]第002號),市局偵查卷5第40-42頁,該文件明確:1、《天力克》注射液的技術發明人:何忠琳;2、《天力克》注射液的申報單位: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研究所。東方制藥公司曾發文件通知“天力克”注射液技術發明人為何忠琳。

        3、2001年7月26日的《終止合作開發天力克項目協議》,市局偵查卷5第123-124頁,乙方(東方制藥、周春華)應當將保所有“天力克”技術資料、天力克藥品等移交東佳源及何忠琳。項目開發和產品銷售經營活動全部歸東佳源及何忠琳。證明東佳源何忠琳與周春華等終止合作時明確約定“天力克”技術資料及項目開發的權利歸何忠琳。

        4-1、周碧武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128、152-153、161頁,證明:1、周碧武稱華信研究所于1998年至2000年9月24日研發(但工商檔案證實華信的成立時間是2000年3月10日,吊銷時間是2001年10月25日),周碧武說謊。2、152-153頁:周碧武承認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與天力克注射液是同一種產品,配方和技術基本一樣的。兩種注射液是同一種產品和技術。

        4-2、周春華供述筆錄,市局偵查卷2第106頁、110頁,周春華稱1999年華信開始研制天力克技術,但卻承認合作期間決定為何忠琳的天力克技術申請國家專利(周春華的陳述前后矛盾);

        4-3、威海華信研究所工商檔案一宗,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工商分局第1、2、3、5、6頁 ,研究所是全民所有制,于2000年3月10日成立,2001年10月25日被吊銷,該所由威海經開發區東方制藥公司全額貨幣出資10萬元成立。證明被告周春華、周碧武所稱的華信研發天力克純系編造。

        4-4、何忠琳證言 ,市局偵查卷2第59頁;何忠琳稱從1995年開始研發,1997年完成。

        4-5、何忠琳提供的發明專利證書及商標證書,市局偵查卷5第7、9頁,證明何忠琳擁有“天力克”技術的發明專利權以及商標使用權。

        4-6、甘肅省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06)蘭法民三初字第022號民事判決書,證明:1、“天力克”是在“CCS”注射液的基礎上改進和開發的藥物,CCS自1995年2月開始研發,何忠琳對CCS有免費使用的權利;2、1999年10月18日甘肅東佳源醫藥科研所由蘭州渤龍科研所變更而來;3、1999年9月20日東佳源委托武威地區人民醫院加工“天力克”注射液。

        4-7、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出具的(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青島市工商局檔案第62-71、74頁,評估證書中顯示以下兩個內容:1、《主要技術文件目錄及來源》一頁所載的12項文件有9項是“天力克”注射液的相關試驗資料,證明了周春華等申請評估時所提供的資料均為“天力克”注射液的相關試驗資料;2、周春華、周碧武在申請評估時所作的陳述為:華信研發,整體轉移至博新生物。因此即使該技術是華信研發的,技術的持有人也應為公司而不是周春華、周碧武,兩人用來替換出資也是侵犯了公司的財產;3、《科技成果登記表》所載的研究起始時間是1986年10月,與周春華、周碧武自己陳述的研發時間相矛盾。

        4-8、周春華供述筆錄及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主任鄭曉偉、副主任祁文利的證言 ,市局偵查卷2第102頁、卷4第93、96頁,周春華自認就天力克(博新康)申請評估時未提供權利證書;鄭曉偉、祁文利均稱周春華申請評估時未提交天力克的權屬證明。

        以上證明“天力克”的研究開發人是何忠琳,研發時間是從1995年開始并于1997年完成。何忠琳于2000年7月12日申請發明專利,2003年2月12日年獲得發明專利證書。發明名稱:抗癌藥劑及其制造方法。何忠琳還對“天力克”申請了商標并于2003年、2004年獲得藥物制劑、藥物膠囊、醫用藥草、等的商標注冊證。

        被告對以上證據質證稱:該組證據中來自“市局偵查卷”的證據,不能作為本案證據使用。其次,原告沒有證據證明本案所涉及的“天力克(博新康)”與該組證據的“天力克”為法律上的同一權或同一物,所謂“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的技術發明人是何忠琳、其具有技術所有權的說法,所謂被告擅自使用、套用技術權利的行為構成侵權的說法,所謂被告以“天力克”技術作價出資的行為屬侵權行為的說法,該組證據均不能證明。何忠琳與被告具有嚴重的利害關系,其提供的所有相關證據都不應采信。被告對以上證據還一一發表了質證意見。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是法定評估機構合法出具,被告認為鄭曉偉、祁文禮的說法不能否認其效力。

        第四組證據:

        1-1、周春華筆錄 ,市局偵查卷2第93頁,周春華稱為替換出資召開股東會,但沒有通知李同富參加。

        1-2、王為奎、朱青松、王世祿、楊寶銀股東證明,均稱對2006年8月11日股東會不知情,并不同意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用天力克作價1200萬元替換出資。證明原告博新公司股東對于2006年8月11日股東會不知情,且股東會的召開程序違法。

        2-1、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出具的證明1,市局偵查卷3第17 頁,內容為:周春華要求在報告中補記“投資發明人為周春華、周碧武,其理由是保護知識產權,我們便按他的要求添加了,但需要說明的是本單位只對項目的價值作出評估,無法確定項目的持有人”。

        2-2、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證明2,主要內容為:證明評估報告所載的天力克的評估值為1200萬僅是參考價值,不是現實價值,是對未來市場的預測;評估中心不對項目的權利人進行認定。證明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作出的[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評估報告不具有證明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系“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權利人的作用以及報告所載的評估1200萬元的結論并非實價值,而是市場預測值。評估中心不對項目的權利人進行認定。

        該組證據證明在假設被告周春華、周碧持有“天力克”技術的前提下,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所出具的評估報告也不能用以作為驗資的依據,因為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不具有評估資格以及股東會的召開程序違反公司法規定。

        被告質證稱:對該組證據中來自“市局偵查卷”的證據,被告均不認可。該組證據不能證明原告主張。李同富未參加股東代表會,并不影響會議決議的效力。證據1-2均為原告方單方陳述,而且該證據公然違背事實,法庭不應采信。被告的證據8已經充分證明2006年8月11日技術公司股東代表大會所通過的決議和股東簽字情況,證明該決議合法有效。對于該事實,原告方在2010年12月2日的(2010)青民二商初字第39號案件庭審中也已經當庭承認。證據2-1、2-2也不能證明原告主張。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為法定評估機構按照法定程序合法出具的,該證據既不能否認該評估證書的效力,更不能否認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價值1200萬元的評估結果。

        本院認為:原告所提交的第二、三、四組證據中來自青島市公安局在對被告周春華、周碧武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立案偵查期間所作的詢問和訊問筆錄,系當事人向國家公權力機關所作出的陳述,在無其他相反證據推翻的前提下,應認定為當事人真實意思表示,本院對當事人在公安偵查筆錄中所作出的陳述的合法性和對本案的證明力予以認可。對于原告提交的其他證據,應結合是否形成了有效的證據鏈、與本案爭議事實有無關聯性和證明力等做出認定。

        被告提交證據以及原告質證如下:

        證據1-1、(2011)嶗民二初字第18號受理案件通知書、訴訟費收據、民事起訴狀。證明:博新技術公司的公章等財產于2010的年8月26日被非法盜搶,技術公司已經向嶗山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該案已于2011年1月25日開庭。1-2、報警證明,證明博新技術公司遭盜搶后,向公安機關報警。1-3、登報聲明,證明技術公司公章等財產遭盜搶后,登報聲明印鑒丟失作廢并提請相對人注意。上述證據證明:博新技術公司的公章被盜搶至今一直在盜搶者非法掌控之中,此間盜搶者使用該公章的行為包括本案訴訟,不能代表公司的意思,均屬違法。

        原告質證稱:對證據1-1的真實性沒有異議,對被告要證明的事實有異議。被告周春華冒用博新技術公司名義起訴李同富等人的案件確實存在,但公司的印鑒及營業資料全部由公司正常保管。該組證據與本案訴訟沒有事實上的關聯關系,不具有證據效力。原告公司的14名實際出資股東已于2010年8月26日召開股東會,由副董事長主持召開了董事會會議,會議一致決議周春華因虛假出資不再擔任公司董事長職務以及公司法定代表人,其無權再以法定代表人的身份代表公司從事任何活動。

        證據1-2與本案沒有關聯性,原告的實際投資股東依法有權直接管理公司,實際出資股東取得公司公章等經營資料、管理公司的行為是合法的。

        對證據1-3的真實性認可,但原告的印鑒等資料并沒有丟失,仍在公司的保管之下,該份證據不具有證明力。

        證據2、私營企業登記信息查詢結果,查詢時間為2010年10月21日,證明博新技術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周春華,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

        原告對該證據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主張因被告虛假出資,原告的15名實際出資股東(含隱名股東1名)已分別召開股東會、董事會,會議決議罷免了被告周春華的董事長職務及法定代表人資格。

        證據3、博新技術公司設立時2000年12月25日章程,證明公司注冊資本830萬元,周春華出資539.5萬元,參股比例65%;李振堂出資83萬元,參股比例10%;侯賢忠出資83萬元,參股比例10%;周碧武出資124.5萬元,參股比例15%。

        原告對該證據真實性予以認可,但對章程中所載的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的出資數額以及股權比例,主張與事實嚴重不符,不予認可。

        本院認為:原告對被告提交的以上證據1、2、3的真實性沒有異議,本院對以上證據的真實性亦予以確認。

        證據4、青海洋驗字(2000)248號驗資報告,證明2001年技術公司設立時,周春華、周碧武分別以價值539.5萬元、986003元的藥品(天力克注射液)及價值258997元的車輛、保險金作價向技術公司出資。該出資行為已經法定驗資機構驗資,其出資是真實的、到位的。

        原告質證稱該驗資報告已經由報告出具單位及其負責人張存俊在青島市公安局的詢問筆錄證實:報告的內容嚴重失實。被告周碧武承認自己從未見過驗資發票、從未購買過藥品;在發票上的購買藥物時間前出票單位早已被吊銷。

        本院認為:原告未對該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提出異議,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該證據對被告主張的事實有無證明力,需結合本案其他事實作出認定。

        證據5、2003年7月12日股東會決議,證明:2003年7月12日博新技術公司股東會通過決議,公司注冊資金由830萬元增至1000萬元,同意周春華、李振堂、侯賢忠轉讓其出資共300.5萬元。同時,全體股東同意周春華在創業初期的科研、實物投入占公司40.5%股份,無條件同意周春華擁有公司永遠控股權,擔任公司董事長。全體股東對公司創業人之一周碧武在科研初期的投入一致認可和贊同,無條件同意周碧武的投入占公司15%股權。公司新增股東13人。證明周春華、周碧武對技術公司的出資是真實的、到位的。

        原告對該決議未提出有效異議,但主張以后的事實證明是被告欺騙了其他15名股東,被告發起時沒有實際出資,而是采用轉讓股份、擴股融資集資的方式籌集了公司的基本流動資金,全部利用了15名股東的資金維持了公司的運營。

        證據6、2003年7月12日博新技術公司章程修正案,證明博新技術公司以章程確認2003年7月12日股東會決議的相關內容。其中,章程第八條規定:公司全體股東無條件同意公司主要創始人(原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董事長)周春華先生在創業初期的科研、實物投入占公司40.5%股份。

        原告對該證據未提出有效異議,但主張從內容上分析,該修正案不能證明兩被告出資真實到位。對被告用作出資的“科研、實物”均沒有明確具體的名稱、權屬關系,更沒有將該科研、實物權屬轉移至原告公司名下的確權確認。

        證據7、青海洋驗字(2003)第01006號驗資報告,證明2003年6月,技術公司因增資再次驗資。截至2003年4月28日,周春華實繳注冊資本405萬元,占公司股份的40.5%;周碧武實繳注冊資本150萬元,占公司股份的15%。周春華、周碧武的出資行為已經法定驗資機構驗資,其出資是真實的、到位的。

        原告對該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對其內容的真實性有異議,2006年后的大量證據證明該報告的內容嚴重失實,作出該驗資報告的承辦人員張存俊也承認報告失實,被告根本沒有真實出資。

        本院認為:原告對被告提交以上證據5、6、7,未提出有效異議,或對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對以上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

        證據08-1、2006年8月11日股東代表大會決議,08-2、2006年8月11日董事會決議,08-3、授權委托書3份,證明2006年8月11日,公司股東代表大會通過決議,一致同意按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對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價值1200萬元的評估結果,將該無形資產替換周春華、周碧武在技術公司的529.1003萬元實物出資。該決議經技術公司代表三分之二以上表決權的股東通過(周春華46.5%、周碧武15%、王為奎3%、朱青松3%、孫素美1%、王世祿3%、楊寶銀2%,代表73.5%的表決權),決議合法有效。同日董事會通過內容一致的決議。

        原告認為8-1股東代表大會決議是復印件,不予認可。在(2010)民二商初字第39號案中,原告的所有股東均已否認了曾參加過該所謂的股東代表大會,股東均未在該決議上簽字。原告向法庭提交了股東朱青松、王為奎、王世祿、楊寶銀等出具的《情況說明》,證實他們作為公司的股東未參加此次會議,不知道被告以所謂的技術出資等。其次,依據公司法的規定,公司資本重大變更等事項,必須召開全體股東大會來決議,被告僅通過股東代表大會的方式來表決是違法的。被告周春華已承認在召開會議時沒有通知股東李同富(占股份11%),該股東代表大會及會議決議無法律效力。被告迫于將被追究刑事犯罪責任的情形下,主動變更出資方式及出資數額,說明其自己也承認了第一次藥物出資是虛假出資。證據8-2董事會決議在(2010)民二商初字第39號案中,董事會成員王世祿、朱青松、王為奎已當庭否認了該董事會決議的真實性,沒有李同富參加,效力也存疑。證據8-3授權委托書是復印件,對真實性不予認可。

        本院認為:以上證據的真實性以及對被告主張事實有無證明力,需結合本案其他事實作出認定。

        證據9、(2006)青中才內驗字第292號驗資報告,證明:2006年周春華、周碧武分別以無形資產“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替換原有出資405萬元、124.1003萬元。該出資行為已經法定驗資機構驗資,其出資是真實的、到位的。

        原告認為該份驗資報告僅是對被告替換出資行為的一個書面記載,但對(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報告所載內容的真實無法作出判斷,所以不能證明被告出資是真實到位的。另外該份報告將原告其他小股東的貨幣出資方式表述為實物出資也是嚴重錯誤的。

        證據10、青科評字(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證明周春華、周碧武擁有的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評估價值為1200萬元。

        原告認為該報告的出具單位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已出具說明,證明了該1200萬元并非技術的現實價值,而是對未來市場的一種預測,評估中心對技術所有權人并不做認定。被告僅僅以一份評估報告書替換出資的行為是無效的,其應當提供證據證明被告真實擁有該技術的知識產權,已真實將該技術的所有權轉讓給公司、該技術已被公司擁有、使用并為公司創造經濟收益。

        本院認為:原告對被告提交的證據9、10,未提出有效異議,本院對證據形式上的真實性予以認可。

        證據11、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研究所的證明,證明周春華、周碧武是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的投資發明人,其知識產權歸周春華、周碧武二人所有,該研究所同意周春華、周碧武將該項知識產權投資到技術公司。

        原告對證明的真實性不予認可:該證明沒有落款時間,該所負責人為周春華,與周春華存在利益上的關聯關系。其次,被告及威海華信研究所均沒有證據證實該所或被告周春華、周碧武兩自然人擁有“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第三,如果兩被告是“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的投資發明人,不需要威海華信研究所出具證明同意。

        本院認為:以上證據對被告主張事實有無證明力,對本案有無證明力,應結合其他事實作出認定。

        證據12-1、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不起訴決定書,12-2、青嶗檢刑不訴(2009)5號不起訴決定書,12-3、青島市嶗山區人民檢察院案卷材料,證明:該決定書認為,青島市公安局認定的周春華、周碧武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依法決定不起訴。在(2010)青民二商初字第39號案件審理中,法院從青島市嶗山區人民檢察院調取的該案案卷材料中,除上述兩份不起訴決定書外,還包括青公字(2007)起訴意見書、青公經要復字第(2009)1號要求復議意見書、青嶗檢刑不起議(2009)1號、2號復議決定書,足以證明魯弘鑒字(2006)第006號司法鑒定書的結論是錯誤的。以上證據足以證明原告提供的刑事偵查卷中的所有證據有關主張都是錯誤的。

        原告對證據12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主張該組證據不具有否認公安機關案卷所載的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相關單位出具的證明材料、司法鑒定報告等所確認的事實客觀真實的作用。相反,青島市公安局起訴意見書中已對被告虛假出資、虛假的通過擴充股份進行融資的違法過程及事實做出了認定。

        本院認為:原告對該證據真實性沒有異議,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亦予以確認。

        證據13、2006年2月18日公司股東王為奎、王世祿、朱青松、王蕾、趙英紅、姬桂英、王紅、李國金、朱志華、孫素美、楊寶銀、陳志勝、胡旭峰等人向青島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明,證明:在青島市青島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周春華、周碧武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期間,公司的上述股東向青島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明,確認:①周春華、周碧武將以下實物資產及專有技術投入技術公司:3個高技術生物醫藥科研項目【抗癌新藥項目--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口服液;高技術生物抗菌消毒科研項目--創口凈;高技術腫瘤早期診斷試劑盒科研項目】、藥品【天可力抗癌注射液、口服液22257瓶;創口凈消毒液產品20000瓶。】車輛一輛、辦公設備、生活設備一套及部分醫療設備、貨幣資金110萬元。②公司全體股東在充分了解上述事實情況的基礎上,對周春華、周碧武的上述實際投入形成股東會決議予以確認,并對周春華、周碧武的前期科研、實物投資一致同意,經會計事務所驗資,在工商局登記。③根據股東提議,公司申請對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項目和克爾博生物消毒液(創口凈消毒液)科研項目作了評估,結果為: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項目評估價值為1200萬元、克爾博生物消毒液科研項目評估價值為502萬元。④認為周春華、周碧武在技術公司的實物和技術投資遠遠超過注冊資本。該證明再次確認,周春華、周碧武對技術公司的出資是真實的、到位的,且遠遠超過注冊資本。

        原告認為被告應提供原件以供質證,后庭審中對真實性予以認可。但主張公司財產具有獨立性,股東是否向公司足額認繳出資、出資的財產是否為合法持有、是否依法辦理了財產權轉移手續等,均應當以相關部門辦理的證明材料認定為準,股東無權替代相關部門予以認定,也無權代表公司作出認可。被告在2006年公安局刑事偵查后又采取欺詐方式變更了其原始出資方式及出資數額,原告的其他14名股東對此均不知情,被告的行為仍然屬于虛假出資。第三、被告沒有證據證實其向原告投資了其他技術或藥物。其所稱的“創口凈”、“腫瘤早期診斷試劑盒”等均系公司成立后,原告用實際出資股東的資金分別從他人處購買了該兩項技術,其知識產權根本不是被告的。

        本院認為:原告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亦予以確認。

        證據14、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3份,證明公司成立后,2003年7月12日股東會決議(股權轉讓)前,周春華、周碧武所擁有的3項技術即投入技術公司并獲得青島市科技局頒發的高新技術產品認定書。博新康(原名“天力克”)靜脈注射口服液2001年7月26日獲得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克爾博生物消毒液2002年4月26日獲得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博新腫瘤標志物聯合檢測試劑盒2002年4月26日獲得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

        原告主張上述3份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與本案爭議的事實沒有必然的聯系。被告提交的證據清單中載明了“博新康(原名“天力克”)”,由此可見,被告自己都認可“博新康”注射液與“天力克”注射液屬于同一物品,僅是名稱不同而已。

        證據15、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辦公廳文件(發改辦高技(2006)2352號),證明公司以腫瘤早期診斷試劑項目獲得國家法改委250萬元的國家補助資金。原告認為該證據與本案爭議的事實沒有必然的聯系,不予質證。

        證據16-1、合作協議,16-2、科研協作協議,證明:2004年4月1日,就“博新康注射液項目合作事宜,公司與青島市市立醫院簽訂合作協議。協議約定,在青島市市立醫院臨床推廣、試用“博新康注射液”,雙方按月結算,由青島市市立醫院向技術公司支付貨款等。2005年11月1日,就“博新注射液”項目科研協作事宜,雙方又簽訂科研協作協議。合作協議中的批準文號[青藥監制字(2001)2009-1、魯藥制字Z0220030111],是以周春華、周碧武2001年投入技術公司的藥品原液及技術成果為基礎取得的。證據14、15、16表明公司多年來的生產經營依賴兩被告擁有的包括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在內的藥品和技術成果,被告對公司注冊資本的投入和價值不容否認。

        原告認為案外人何忠琳早已于2000年申報了“博新康”專利并于2003年取得的了發明專利權、2004年取得商標權,被告對“博新康”的所謂使用、研發,反構成對何忠琳的知識產權的侵權。被告提供的協議是2005年簽訂,博新技術公司至今都沒有藥品經營生產及銷售的資格。

        證據17、威海市物價局文件(威價管發展(2000)91號),證明2000年7月威海市物價局作出文件,批準了天力克注射液的零售價格500ml的為378元。

        原告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認為該份證據反證了被告用以發起設立時的實物系何忠琳所有的院內制劑,只能在特定的醫療機構使用,否則按假藥處理,不能用以在青島出資設立公司。

        本院認為:原告對被告提交的以上證據的真實性沒有提出有效異議,本院對被告提交證據14、15、16的真實性予以認可,原告對證據17真實性予以認可,本院對該證據的真實性亦予以確認。

        庭審中被告提交了原告出具的2006年2月25日“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實物投入情況說明”1份,并附有6份證明原件,包括2006年2月18日14位股東簽名的給青島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明,證明被告實際出資,公司及其他股東予以認可。

        原告對以上證據的真實性予以認可,但主張出具證明的人已經在公安調查過程中認可其說明的并非事實,股東出具證明的目的是避免兩被告承擔刑事責任影響公司經營和股東利益,證明內容都是周春華自己起草的。

        庭后被告又補充提交了證據:

        證據18、青島市藥品監督管理局青藥監注(2004)1號文件,轉發山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魯藥監注字【2003】271號文件,證明博新康注射液取得了青島市和山東省管理部門的批準文號,2001年獲得青藥監制字(2001)2009-1,2003年獲得山東省藥監局魯藥制字Z0220030111批準文號。證明被告的博新康技術獲得了國家的批準,具有使用價值,文號的獲得是在被告出資藥品的基礎上研發獲得的。

        證據19、2005年博新康顆粒獲得山東省藥監局魯藥制字Z20050013號批準文號,是在博新康注射液的基礎上變更劑型獲得的,是口服制劑。進一步證明被告出資的博新康藥品和專有技術的價值和使用價值。上述技術和藥品都給技術公司創造了良好的效益,也是技術公司能夠得以發展的基礎。

        原告對青島市藥監局2004年1號文件第1頁真實性沒有異議,對271號文件因是復印件對真實性不予認可,對證明內容也不認可。2005年載明的是博新康顆粒,申請人是青島市市立醫院,審批結論中也注明是在“本制劑僅限本醫療機構使用”,不能證明是博新技術公司的。另據原告了解,何忠琳反映情況之后該批號已經被撤銷。

        原告并主張公司成立之后主要生產消毒液和試劑盒,沒有生產過博新康口服液和顆粒。被告主張公司成立之后最先生產博新康注射液,在青島市市立醫院臨床使用,每年都有原料購買和加工費用的結算以及從市立醫院銷售回款的收入。2005年獲得博新康顆粒的批準文號,組織了博新康顆粒的生產和加工,也有原料采購、加工費用的的支付和成品入庫記錄,一直到2006年。2006年初因為李同富在青島市公安局舉報,導致博新康注射液和顆粒在青島市市立醫院停止使用。相應的財務證據在公司,被告現在不持有。消毒液和制劑盒也是二被告的技術,其他股東也已經認可。

        原告提交了對被告出資賬目的處理說明,證明2001年被告的出資就記載為驗資入賬,記賬與會計憑證是一致的,只有4張假發票,為8041003元,也沒有任何藥品的出庫入庫記錄,一直延續到2010年未變化,說明被告沒有真實出資。也一直沒有增加、領用、銷售、毀損和盤盈和盤虧的記錄,實際庫存為零。從2006年8月被告私自替換出資,也沒有任何的財務處理。原告認可其持有公司所有的會計賬薄和記賬憑證。

        被告對說明后附的8張憑證的真實性予以確認,對2頁明細賬不能確認真實性。但認為該說明只是原告的單方陳述,也不能認定為主管會計杜潔的證人證言。財務賬目由實際上的原告控制,即便是真實的,也不能證明原告的主張。財務記賬是財務管理問題,不能以此判斷股東的出資行為。

        本院認為,對于被告提交的以上證據,原告對真實性予以確認的,本院亦予以認可,但對被告證據對本案的證明力應結合原告提交的證據以及本案事實和爭議焦點作出認定。

        經審理查明:原告青島博新技術公司于2001年1月2日由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與案外人李振堂、侯賢忠共同成立。依據公司章程記載,公司經營范圍為:研究、開發、生產、銷售生物技術制品、生物試劑產品、保健產品、新材料產品等,公司注冊資本為830萬元。依據公司章程以及青島海洋會計師事務所2000年12月27日出具的驗資報告記載,上述注冊資本的構成均為實物出資:2000年12月20日周春華以500ml型抗癌注射液實物出資,價值人民幣539.5萬元,股權比例為65%;周碧武2000年12月20日以500ml型抗癌口服液出資986003元,2000年8月7日、8月8日、8月9日分別以分期付款購車履約保證保險5100元、客車24.43萬元、機動車保險金9597.07元,共計出資124.5萬元,占股權比例15%;2000年12月20日李振堂以250ml型抗癌注射液出資83萬元,侯賢忠以2500ml型抗癌口服液出資83萬元。庭審中原告對周碧武車輛及保險出資的真實性予以確認。

        該驗資報告用以證明上述抗癌口服液價值的證據為4張2000年12月20日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東方制藥公司開具的發票(以下簡稱威海東方公司)。該公司于1993年10月8日成立,法定代表人(負責人)為本案被告周春華,經營范圍為:一次性靜脈輸液袋系列藥產品的生產、銷售,2000年9月18日該公司因不按規定辦理年檢而被吊銷營業執照。2006年至2007年間被告周春華、周必武因涉嫌虛假出資被青島市公安局立案偵查。在被偵查期間上述4人均向青島市公安局確認:4人均沒有向威海經濟技術開發區東方制藥公司購買過上述抗癌注射液,周春華確認該公司是個空殼公司,沒有生產經營,其用于注冊博新技術公司的注射液為與何忠琳為負責人的甘肅東佳源醫藥科研所合作期間該科研所生產的3000多瓶注射液以及另外該所生產的注射液共計6000多瓶,價值大約160萬元左右。

        庭審中,兩被告就以上抗癌注射液,未提交入庫單、出庫單以及在生產經營過程中公司直接使用以上出資的實物的直接證據。

        在公安機關的詢問筆錄中,李振堂、侯賢忠確認因其各自借給周春華20萬元和60萬元現金周春華無法償還而無奈入股博新技術公司,后在2002年周必武從銀行提款將上述借款予以償還。二人并沒有參加公司經營,2003年股權轉讓協議也并非本人簽字。

        2003年7月12日,原告股東會決議決定增加注冊資本人民幣170萬元,周春華并將134.5萬元的股權予以轉讓,李振堂和侯賢忠的全部股權也進行了轉讓,原告股東由上述4人變更為李同富等19人。2003年5月博新技術公司章程修正案確認:公司注冊資本為1000萬元人民幣,股東及持股比例為:周春華40.5%、周碧武15%、王為奎、李國金、陳志勝、金政策、王廣義、朱志華、朱青松、王世祿各3%、楊寶銀2%,孫素美、王蕾、王紅、姬桂英、盧印華、趙英紅各1%,胡旭峰1.5%,李同富11%。對于該次股權轉讓,原被告雙方在本案中未提出異議。公司經營范圍為:研究、開發、生產、銷售生物制品及技術轉讓,生產、銷售克爾博生物消毒液等。

        2006年至2007年間,青島市公安局對周春華、周碧武以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罪立案偵查,并于2007年2月9日作出青公訴字[2007]403號起訴意見書。在該意見書中,青島市公安局查明:周春華、周碧武使用虛假發票騙取博新技術公司工商登記,后收取陳璐人民幣80萬元,但只將50萬元打入公司,也沒有為陳璐辦理工商登記。2003年7月騙取李同富向公司投入60萬元人民幣及價值50萬元的轎車,通過股權轉讓實際吸收朱青松等14人股權轉讓金275萬元,實際入賬193萬元,22萬元還周春華個人借李振堂借款,60萬元為侯賢忠退股。兩犯罪嫌疑人涉嫌虛報注冊資本犯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2009年3月25日青島市嶗山區檢察院作出青嶗檢刑不訴(2009)4號不起訴決定書、青嶗檢刑不訴(2009)5號不起訴決定書,認為青島市公安局認定的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符合起訴條件,決定對二人不起訴。經復議仍決定對周春華、周碧武不起訴。

        在青島市公安局立案偵查期間,該局2006年2月28日委托山東弘裕建設會計司法鑒定所就兩被告是否虛假出資進行鑒定,該所作出魯弘鑒字(2006)第004號司法鑒定書,鑒定結論為:周春華、周碧武等4位自然人虛報注冊資本8041003元,其中周春華5395000元;周碧武986003元;李振堂83萬元;侯賢忠83萬元。股東李同富同日委托該所作出的魯弘鑒字(2006)第006號司法鑒定結論與之相同。2010年8月28日博新技術公司股東李同富、王為奎等14人委托該所就周春華、周碧武用“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替換二人實物出資529.1003萬元、余款670.8997萬元在博新公司作其他應付款掛帳處理事項是否真實有效進行鑒定,該所作出((2010)魯弘鑒字第002號)意見書,鑒定結論為:1、至2010年7月31日,周春華、周碧武不具有天克力(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有所有權和相應的財產權;2、對2006年9月按照200萬元無形資產替換周春華、周碧武二人虛假實物出資,不符合相關法律規定,屬無效行為。原告稱該鑒定支出鑒定費50萬元,但未提交證據證明。

        2006年2月25日原告向青島市公安局出具了“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實物投入情況說明”,主要內容為周春華、周碧武2000年11月帶至青島天力克注射液、口服液1200多箱,并附有6份證明,其中包括王為奎等14名股東2006年2月18日簽字向青島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明》。該證明主要內容為:公司成立時,周春華、周碧武將以下實物資產及專有技術轉移至博新技術公司:3個高技術生物醫藥科研項目:抗癌新藥項目--天力克注射液、口服液(在青島更名為博新康注射液),該項目經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評估價值為1200萬元人民幣;高技術生物抗菌消毒科研項目--創口凈;高技術腫瘤早期診斷試劑盒科研項目,以及以下實物:天力克抗癌注射液、口服液22257瓶;創口凈消毒液產品20000瓶;車輛一輛、辦公設備、生活設備一套及部分醫療設備,貨幣資金110萬元。以上科研項目均已轉移至博新技術公司所有。同時,根據股東提議,公司申請對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項目和克爾博生物消毒液(創口凈消毒液)科研項目作了評估,結果為: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項目評估價值為1200萬元、克爾博生物消毒液科研項目評估價值為502萬元。周春華、周碧武在技術公司的實物和技術投資遠遠超過注冊資本,希望青島市公安局以大局利益為重,以事實為依據,以法律為準繩,為企業的發展保駕護航。本案審理期間原告稱該證據系由被告周春華預先擬定,上述股東為了公司正常經營才簽字的,不是上述股東的真實意思。

        2006年8月11日,兩被告以“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經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評估作價1200萬元替換兩被告發起設立公司時的實物出資共計529.1003萬元,其中周春華替換出資405萬元、周碧武替換出資124.1003萬元,剩余670.8997萬元在公司財務部做“其他應付款”處理。該次出資在工商機關做了變更登記。就該次替換出資,被告提供了博新技術公司2006年8月11日“股東代表大會決議”,該決議蓋有博新技術公司公章,以及同日的董事會決議。原告對股東代表大會決議真實性不認可,并認為替換出資為公司資本的重大變更,應召開股東大會。

        2006年3月7日,受博新技術公司委托,青島市科技評估中心作出青科評[2006]第007號科技項目資產評估證書。該評估證書載明:成果名稱為: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完成單位為:威海華信醫藥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周春華、周碧武;評估意見表中項目名稱為:“博新康”注射劑,項目完成單位為: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并加有“投資發明人:周春華周碧武”。評估單位意見為:青島博新康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博新康注射劑”成果經專家評估,評估值為壹仟貳佰萬元人民幣。同時,在該資產評估證書“評估對象簡要說明”中載明:“(博新康注射液)由威海華信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研究開發,后來將技術成果轉入青島博新技術有限公司……”“任務來源”載明:“天力克注射液的研究開發工作由威海華信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組織完成。2000年,威海華信生物工程技術研究所受青島市、嶗山區政府邀請,整體搬遷落戶到嶗山高新區,新成立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項目技術成果一并轉入新成立公司,并更名為博新康注射液”。評估結論為: “經評定估算,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評估價值為1200萬元。”

        另查明:香港人陳璐持有博新技術公司的股權證,投資為68.6萬元,股權比例為6.86%。2010年博新技術公司諒解備忘錄載明:基于陳璐的身份,其作為公司隱名股東,股份暫登記在周春華名下。陳璐并持有該公司副董事長的委任書。2010年8月26日,陳璐主持召開并作出博新技術公司緊急董事會決議:免去被告周春華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職務,免去被告周碧武總經理和董事職務,推薦李同富為代理董事長和法定代表人,追究兩被告的虛假出資民事責任等。該董事會兩被告未參加。

        又查明:案外人何忠琳自2003年9月持有“天力克”的商標注冊證,自2000年7月12日持有“抗癌藥劑及其制造方法”發明專利。

        博新技術公司自成立后,主要由被告周春華、周碧武負責技術,從事經營,其他股東未參與經營。該公司研制的中藥生物復方制劑“博新康”靜脈注射口服液于2001年7月26日、克爾博生物消毒液CTZ、博新腫瘤標志物聯合檢測試劑盒于2002年4月26日分別獲得青島市科技局頒發的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

        青島市藥品監督管理局2004年2月6日青藥監注(2004)1號文件,轉發山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2003年12月24日魯藥監注字[2003]271號《關于下發第四批醫療機構制劑批準文號的通知》,該批文號中有“博新康注射液”,被批準人為青島市市立醫院,注明“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制”。2005年博新康顆粒獲山東省藥監局魯藥制字Z20050013號批準文號,但申請人為青島市市立醫院,制劑配制單位為青島格瑞藥業有限公司。

        依據兩被告提交的證據16,2004年4月1日、2005年11月,博新技術公司與青島市市立醫院分別簽訂《合作協議》和《科研協作合同》,就博新康注射液項目雙方進行合作,約定了博新康注射液的價格及雙方科研協作費的分配。被告稱所有材料被搶,不能舉證證明雙方合同實際履行情況。

        2010年8月27日,李同富等14名股東向本院起訴周春華、周碧武虛假出資,其訴訟請求及事實與理由與本案原告之主張基本一致,在該案中原告作為第三人參加訴訟。2010年12月10日,本院作出(2010)青民二商初字第39號民事裁定,以上述股東未履行公司法第一百五十二條規定的前置程序且博新技術公司具備訴訟能力為由,駁回了李同富等14名原告的起訴。博新技術公司遂于2010年12月27日訴至本院。

        本案在審理期間,青島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于2011年5月3日以“發現周春華、周碧武兩名股東涉嫌以不具有任何權屬的他人專利技術置換其529.1003萬元的貨幣出資”,涉嫌虛假出資為由,將該案移送青島市公安局處理。2011年9月7日青島市公安局刑事警察支隊技術處作出(青)公(刑)鑒(文檢)[2011]063號文件檢驗鑒定書,鑒定意見為:“送檢的日期2006年8月11日的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股東代表大會決議下方簽署處簽名字跡是復制偽造形成,并非書寫筆跡。”原告2011年9月15日申請本院調取該證據,本院于2011年9月23日前往青島市公安局調取了該證據,并同日組織了雙方進行質證。原告據此主張:該股東代表大會決議在工商機關留存的是原件,現經過青島市公安局鑒定,是偽造的,證明被告出資是虛假的。兩被告質證稱:對鑒定書本身的真實性沒有異議,但認為該鑒定書鑒定的檢材應該為復印件,工商登記機關處所留的并非原件,作為民事訴訟證據,應由雙方確認檢材,否則結論不成立,兩被告的簽名不可能是偽造的,對該證據不應采信。

        原告主張:兩被告并未向公司交付任何技術,也沒有向公司辦理技術轉讓手續,法庭應當對被告出資的形式要件和實質要件進行審查,被告沒有證據證明其是專有技術的所有人,對其專有技術出資應不予認定。

        被告主張:制藥技術的核心是工藝、組方和質量標準等,被告給公司帶來了實物和技術,生產、送檢樣品并報藥監部門審批生產文號,都是被告完成的,批準文號持有人為公司,實際上完成了技術移交。其2001年已經將專有技術交付公司并在公司使用,生產出博新康注射液,給公司帶來效益。從公司章程的變化、股東會決議以及公司及股東向公安機關的情況說明,都可以印證。其他相關資料2010年8月26日晚被對方所搶,無法提交。

        本案審理過程中,經本院多次主持調解,案外人博新技術公司股東李同富、王為奎參與調解,并達成初步調解意見,由李同富、王為奎以420萬元的價格受讓兩被告的股權,李同富并于2011年9月22日將220萬元款項打至本院賬戶,但最終因其他事項調解未果。

        以上事實,由原告及被告提交的以上證據、青島市公安局偵查卷證據、起訴意見書、青島市嶗山區檢察院不起訴決定書等證據,并經雙方當事人質證,由本院證據交換筆錄、質證筆錄、開庭筆錄記錄在案為憑,可以采信。

        本院認為:博新技術公司的原始股東侯賢忠、李振堂并非本案當事人,認定該二人是否虛假出資,涉及二人實體權利及訴訟權利,故本案中本院不作認定。本案爭議焦點為:被告周春華、被告周碧武在發起設立博新技術公司時是否存在虛假出資;2006年8月兩被告以專有技術替換原先實物出資的行為能否成立。

        一、關于兩被告成立博新技術公司時原始實物出資是否虛假出資。

        所謂實物出資,是發起人將出資的實物交由公司,將財產權轉移給公司所有,由公司占有、使用、收益、處分出資物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八條第一款規定:“股東應當按期足額繳納公司章程中規定的各自所認繳的出資額。股東以貨幣出資的,應當將貨幣出資足額存入有限責任公司在銀行開設的賬戶;以非貨幣財產出資的,應當依法辦理其財產權的轉移手續。”據此兩被告應當足額繳納出資,并辦理出資實物的財產權轉移手續。本案兩被告向公安機關自認其并未向威海東方公司購買用以出資的抗癌注射液,威海東方公司法定代表人為被告周春華,相關機關也認定以上發票為虛假發票,故被告周春華、周碧武用以驗資的購買發票不能證明兩被告出資的注射液價值。被告周春華向公安機關自認出資的注射液價值160萬元左右,但本案中并未提交相應證據證明,本院不予確認。其次,股東出資的實物依法應當辦理財產權轉移手續,本案被告并無將出資的注射液交付公司并由公司控制使用的入庫單、出庫單等直接證據,原告雖于2006年2月25日出具了“天力克(博新康)注射液科研實物投入情況說明”,但該說明是證明出資的間接證據,且兩被告當時實際控制公司,該說明實為被告的意思表示,在本案中不應作為認定兩被告出資的有效證據。相反,原告提供的公司原始賬簿證明被告等人原始出資的804.1003萬元一直掛賬處理,未有增減,直至2010年仍未有變化。綜上,本院認定被告周春華、周碧武2001年發起設立博新技術公司時539.5萬元、98.6003元的抗癌注射液未實際出資。原告認可周碧武車輛及保險費已實際出資,本院予以確認。2006年兩被告以專有技術替換了先前實物出資,但被告未提交出庫單及其他證據證明兩被告已經從博新技術公司收回了原先的出資物,亦佐證周春華、周碧武未實際實物出資。

        二、關于2006年8月兩被告以專有技術替換實物出資的行為能否成立。

        專有技術是指未予公開的制造某種產品或者應用某項工藝以及產品設計、工藝流程、配方等方面的未取得專利權的技術知識和技術信息。《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七條第一款規定:“股東可以用貨幣出資,也可以用實物、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等可以用貨幣估價并可以依法轉讓的非貨幣財產作價出資;但是,法律、行政法規規定不得作為出資的財產除外。”專有技術屬于技術秘密的一種,具有專有的實用價值,能夠投入生產經營且能產生積極價值,可以用貨幣估價,《中華人民共和國外資企業法實施細則》第二十五條規定:外國投資者可以以專有技術作價出資,第二十七條對用專有技術出資做了規定,故專有技術可以用以出資。本案中,兩被告用以替換出資的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已經評估機構評估。公安機關對2006年8月11日“股東代表大會決議”所做的鑒定,雖然鑒定意見為股東簽署處簽名是復制偽造形成,但該鑒定書是公安機關偵查期間單方作出,尚未經有效的刑事判決所采信并認定,尚不能作為有效民事訴訟證據在本案中使用,故對該證據的證明力本院不予采信。該股東代表大會決議蓋有原告博新技術公司的公章,證明原告認可兩被告以評估的專有技術替換原先的實物出資,現原告起訴所主張之事實與之相悖,本院不予確認。王為奎等14名股東,為現在公司的實際控制股東,其2006年2月18日向青島市公安局出具的《證明》,也認可了周春華、周碧武以專有技術替換實物出資的事實,亦為認定兩被告替換實物出資成立的有效證據。

        其次,原告博新技術公司成立后,在生產經營上依賴于兩被告,公司在2001年7月26日就獲得“博新康”靜脈注射口服液的高新技術產品認定證書,2003年12月“博新康注射液”被山東省藥品監督管理局批準為青島市市立醫院醫療機構制劑,并注明為“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研制”,2004年4月博新技術公司以“博新康注射液”項目與青島市市立醫院合作,以上證明在替換出資之前基于兩被告的付出原告已經在使用“博新康注射液”專有技術,兩被告此后以該專有技術向公司出資,并經過原告及其他多數股東認可并達成合意,并不違反法律禁止性規定,本院予以確認。鑒于此前公司已經在使用該技術,故該專有技術無需向公司辦理轉讓手續。

        綜上,被告周春華、周碧武以專有技術替換實物出資的行為成立,本院予以確認。故被告周春華、周碧武雖然原始實物出資并未到位,但此后已使用專有技術補足了實物瑕疵出資,補足之后該專有技術的價值尚有盈余。其次,公安機關在本案民事訴訟前已經就兩被告涉嫌虛假出資立案偵查,但檢察機關最終對兩被告不起訴,即公權力機關未追究兩被告虛假出資的刑事責任。虛假出資行為系基于同一虛假出資的事實引發行為人同時承擔刑事責任和民事責任,現兩被告的刑事責任未被公權力機關追究,其虛假出資的事實未被公權力機關確認,原告基于同一事實追究兩被告的民事責任,本院不予支持。原告主張兩被告虛假出資證據不足,對原告要求兩被告補足出資并承擔利息損失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李振堂、侯賢忠是否為博新技術公司的真實股東,是否虛假出資,現并無法定機關作出認定;兩人亦非本案當事人,本院本案中對二人是否虛假出資166萬元不予審理,據此原告主張兩被告對李振堂、侯賢忠的虛假出資以及利息承擔連帶補繳責任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至于原告主張的被告周春華、周碧武在補繳出資前不享有股東知情權、管理權、表決權、盈余分配權等權利,本院認為,原告上述主張的基礎已不存在,且兩被告上述股東權利的有無及應否受到限制,屬于公司及股東自治范疇,應由公司依據公司章程或者股東作出股東會決議予以限制,故本院對原告的該請求不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規定:“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或者反駁對方訴訟請求所依據的事實有責任提供證據加以證明。沒有證據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原告博新技術公司主張兩被告虛假出資缺乏事實依據,應承擔不利的法律后果,其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原告本次起訴提供了公司董事會決議,并持有公司真實公章,其訴訟主體資格適格,是本案適格原告。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原告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對被告周春華、被告周碧武的訴訟請求。

        案件受理費91487元,由原告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負擔。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15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

         

      審 判 長  張亞梅
      審 判 員  楊傳令
      代理審判員  管金倫
      二○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
      書 記 員  溫 燕
      書 記 員  魏 巍

       

       

      上一篇:以特許經營形式侵犯知識產權的民事責任 下一篇:有意隱瞞巨額負債借款后逃匿如何定性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