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有意隱瞞巨額負債借款后逃匿如何定性

        發布時間:2015-8-10 8:47:49 點擊數:
      導讀:一、基本案情  2006年3月至2011年6月間,被告人張某某以其經營的選礦廠、加油站需要流動資金、進油、發工資等理由,先后向赤城縣及周邊縣多家信用社、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張某明、田某孝等個人借款累計1120.5萬元(其中個…

         一、基本案情   

        2006年3月至2011年6月間,被告人張某某以其經營的選礦廠、加油站需要流動資金、進油、發工資等理由,先后向赤城縣及周邊縣多家信用社、小額貸款有限公司,張某明、田某孝等個人借款累計1120.5萬元(其中個人借款均為高息貸款)。經營期間因持續虧損、資不抵債嚴重,最終導致這些借款無力償還。 

        2011年7月29日,被告人張某某再次找到李某亮,隱瞞了其大量借款無力歸還的實情,又以其選廠資金周轉困難,需要交電費為由,向李借款20萬元,并承諾連同以前欠李的29萬元礦款中的10萬元,按月息3分,保證兩個月還清欠款。考慮到張某某有選廠,李同意借款。張某某于是給李某亮寫了一張30萬元欠條。在取得該款后,張某某于當日和次日分別歸還張某明、田某孝、蔡某山舊欠款17萬元,張某某本人取走現金3萬元。 

        同年8月15日,某振興白灰有限責任公司又以張某某選廠為擔保,從某商業銀行借款300萬元,張某某從中使用100萬元,但未歸還李某亮欠款。9月8日,李找張催要礦款時,張將尚欠李的19萬元礦款按利息2.5分寫了一張借條,并保證出售鐵精粉后即刻全部歸還。后李得知張已出售鐵精粉,便電話催張還款,張答應本周三即可還款,李信以為真,但屆時李去找張取款時,張已逃匿,手機關閉。張逃匿后,金融部門及其他債權人已通過法院提起民事訴訟,張的抵押財產已被法院查封。2012年8月26日,張某某在天津站被天津鐵路公安抓獲。歸案后,張某某共退還李某亮29萬元,余款未還。 

        二、分歧意見 

        本案提起公訴后,對于被告人張某某的行為是否構成犯罪,出現了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被告人張某某行為不構成犯罪。理由如下:第一、張某某向朋友借款時出具了借條,該借條能明確表明借貸雙方的債權和債務關系。其借款行為系民事法律行為,行為后果應當受民事法律規范的調整。第二、根據張某某本人的陳述,其借款的目的是為了交電費進行選礦生產,雖然實際用于歸還借款但也屬經營范疇,況且還款本身也表明其主觀上并不是不想償還借款,只是欠款太多,實在無力全還。因此,不能證明其具有非法占有的主觀故意。第三、張某某借錢時,雖未將選廠嚴重資不抵債的真實情況告訴債權人,但只是民事欺詐行為,屬民事違法行為,應當受民事法規的調整,不應當納入刑法的評價體系。 

        第二種意見認為,被告人張某某的行為構成詐騙罪。理由如下:張某某在和李某亮借錢過程中,已欠下巨額高利貸款,且負債已遠遠大于資產,其明知這筆借款客觀上已無歸還可能,但為了填補高利借款的黑洞,仍然對借款人隱瞞真相,許諾短期歸還。但到期后既未還款,又未告知延期,卻棄廠逃匿。因此,主觀上具有非法占有目的,符合詐騙罪基本特征,應認定為詐騙行為。 

        三、評析意見   

        筆者贊成第二種意見。 

        民事欺詐與詐騙是兩類不同性質的行為。而其主客觀方面又多有相仿之處,司法實踐中往往容易混淆。所以,必須分清兩者之間的異同,并準確定性,才能正確適用法律。 

        詐騙罪是指以非法占有為目的,采用虛構事實或者隱瞞真相的方法,騙取數額較大的公私財物的行為。民事欺詐行為則是指在民事活動中,一方當事人故意以不真實情況為真實的意思表示,使對方陷于錯誤認識,從而達到引起一定民事法律關系的不法行為。兩者都可表現為在經濟活動中,采用欺騙方法取得對特定財物的不法占有狀態。 

        主要區別在于:一是民事欺詐行為的當事人采取欺騙方法,旨在誘使對方陷入認識錯誤,并與其交易從而獲取一定的經濟利益,不具有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而詐騙罪實施欺騙的目的,是讓對方陷于錯誤認識而處分財產,從而達到非法占有公私財物的目的。“以騙取財物為目的”是構成詐騙罪的主觀要件,是區別于民事欺詐行為的本質特征。二是民事欺詐行為人在簽訂合同之后,總會以積極的態度創造條件履行合同。詐騙行為人根本無履行誠意或履行能力,即使有一點履行合同的行為,也是象征性的“虛晃一槍”。因此,行為人有無履行合同的實際能力和在客觀上有無履行合同的行為,便成為認定行為人有無詐騙目的客觀標準。三是民事欺詐行為人為了減輕責任可能進行一定程度的辯解,但不會逃避承擔責任。而詐騙行為人則是要使自己逃避承擔責任,最終使對方遭受損失。 

        以上三點,是司法實務中關于民事欺詐和詐騙的理論探討。除此以外,2001年1月21日《全國法院審理金融案件工作座談會紀要》中關于金融詐騙罪如何認定中,非法占有目的也指出,根據司法實踐,對于行為人使用詐騙方法非法獲取資金,造成數額較大資金不能歸還,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可以認定為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1)明知沒有還款能力而大量騙取資金的;(2)非法獲取資金后逃跑的。該規定雖然是對金融詐騙罪認定的指導意見,但筆者認為,對民間借貸詐騙中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也有極大的參考價值。因此,依據民事欺詐和詐騙的三點區別,并參照《紀要》的內容,筆者認為判斷張某某借款不還的行為,是民事欺詐行為還是詐騙犯罪行為,關鍵是看張某某在主觀上對借款是否具有非法占有為目的,而對于非法占有目的的認定,在司法實踐中應當堅持主客觀相一致的原則,不能簡單憑借被告人的陳述,既要考慮犯罪嫌疑人的供述與辯解,也應當綜合考察犯罪嫌疑人的外在行為特征。 

        主觀方面。本案中,張某某從主觀上對以下事實是明知的:1、其在經營選礦廠、加油站期間,持續虧損,債臺高筑,向李某亮借款時,其欠款已累計達1120.5萬元。財務狀況已明顯“資不抵債”。2、作為一個市場經濟人,在企業持續虧損的情況下,僅僅靠“拆東墻補西墻”填補不斷擴大的高利貸黑洞,20萬借款只是杯水車薪,根本無法扭轉企業困境,至于短期還款更無可能。3、在企業沒有利潤的情況下,“拆東墻補西墻”,雖然“西墻”甲不受損失,但資金鏈一旦斷接,受損失的最終還是“東墻”乙。基于以上三點理由,可以判定被告人對被害人可能面臨的損失是心知肚明的,主觀上也是故意的。 

        客觀方面。張某某為了獲得李某亮的財產,積極實施了以下詐騙行為:1、在經營期間,張某某明知已欠下巨額高利貸本息,但在向李某亮借款時,卻有意隱瞞了個人和公司的真實資金狀況,并且虛構了經營生產需交電費等虛假事實。2、為順利拿到借款,張某某在拋出“高利息”這一誘餌的同時,又將舊欠李某亮的貨款轉為高息借款。試想,李某亮如果知道其外欠巨額債務及其“借款”的真實用途,還會借給張某某這筆錢嗎?被害人李某亮本人的陳述,對此作了明確的回答:“張某某若是實情相告,我根本不會借錢給他的”。3、貸款臨近到期時,李某亮多次敦促張某某歸還借款,張某某每次都承諾其出售鐵精粉后即刻全部歸還。但當鐵精粉售出后,仍未還款。經電話催要,張滿口答應兩天后即可還款,然而兩天后張某某卻關機逃匿,可以說張某某再次欺騙了李某亮。4、張某某逃匿一年多,既未還款也未和李某亮聯系,直至被公安機關抓獲。 

        綜合以上主客觀事實,李某亮之所以借款給張某某,是建立在張某某隱瞞真相、虛構事實基礎之上的,并且對客觀情況產生錯誤判斷后,才對自己的財產做出了錯誤處分。而張某某所謂的“借款”是假,非法占有被害人財物才是最終目的,而且在騙取借款后既沒有履約誠意,也沒有積極履約行為,更沒有履約實力。因此,張某某的行為,不是民事欺詐,而是詐騙行為,完全符合詐騙罪的主客觀要件,應當以詐騙罪追究其刑事責任。 

        四、判決結果 

        2014年1月8日,赤城縣人民法院以被告人張某某犯詐騙罪,依法判處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四年。  

        (作者單位:河北省赤城縣檢察院) 

       

      上一篇:青島博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訴周春華等股東出資糾紛案 下一篇:合伙人與他人惡意串通損害其他合伙人利益無效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