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最高法網絡侵權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

        發布時間:2015-8-23 21:31:16 點擊數:
      導讀:?最高法院昨天發布《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該《規定》今天開始施行。同時,最高法院還公布了8起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的典型案例。運…

       

          最高法院昨天發布《關于審理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規定》),該《規定》今天開始施行。同時,最高法院還公布了8起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的典型案例。

          運營商:推薦侵權信息要擔責

          目前,互聯網行業已經進入了內容、社區和商務高度結合的形態,由于海量信息,被侵權人把運營商告到法院后,運營商總以“不知道”侵權內容為由,要求適用“避風港原則”,拒絕承擔責任。

          如何判斷運營商是否對侵權內容“知情”,成為了法院判斷案件走向的關鍵——如果司法裁判中認定的標準過嚴,會造成運營商承擔責任過重,經營負擔加大,進而影響合法信息的自由傳播,不利于互聯網的發展;如果司法裁判中的標準過寬,則會導致運營商怠于履行必要的注意義務,放縱甚至主動實施侵權行為。

          對此,《規定》列舉出7種情況,以此綜合考慮判斷運營商是否“知道”: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以人工或者自動方式對侵權網絡信息以推薦、排名、選擇、編輯、整理、修改等方式作出處理;網絡服務提供者應當具備的管理信息的能力,以及所提供服務的性質、方式及其引發侵權的可能性大小;該網絡信息侵害人身權益的類型及明顯程度;該網絡信息的社會影響程度或者一定時間內的瀏覽量;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預防侵權措施的技術可能性及其是否采取了相應的合理措施;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針對同一網絡用戶的重復侵權行為或者同一侵權信息采取了相應的合理措施;與本案相關的其他因素。

          自媒體:“大V”注意義務更高

          “現在微信、微博很多,但原創的東西不太多,轉載侵權發生比較多。”最高法院民一庭副庭長姚輝說。

          針對這些特征,《規定》要求:法院認定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轉載網絡信息行為的過錯及其程度時,應當綜合以下因素:轉載主體所承擔的與其性質、影響范圍相適應的注意義務;所轉載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權益的明顯程度;對所轉載信息是否作出實質性修改,是否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標題,導致其與內容嚴重不符以及誤導公眾的可能性。

          “認定轉載者承擔責任的一個非常重要的要件就是‘過錯’。什么是過錯?簡單來說就是明知不能轉還轉。”姚輝進一步介紹道:“判斷過錯的一個前提就是‘注意義務’,‘注意義務’越大,承擔責任就越大,比如‘大V’的注意義務就比一般人高。一個‘大V’擁有眾多粉絲,就應當知道一條信息發出去會影響多少人,影響力有多大,所以‘大V’在法律義務上有更高的注意力,更應該謹慎。”

          網絡水軍:承擔連帶責任

          《規定》還明確了非法刪帖、網絡水軍等互聯網灰色產業的責任承擔問題。

          實踐中,以非法刪帖服務為代表的互聯網灰色產業之所以存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互聯網技術的不對等性,發布侵權信息的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往往具備技術優勢。《規定》從民事責任角度對這些行為作出規制:被侵權人與構成侵權的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達成一方支付報酬,另一方提供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服務的協議,法院應認定為無效。擅自篡改、刪除、屏蔽特定網絡信息或者以斷開鏈接的方式阻止他人獲取網絡信息,發布該信息的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的,法院應予支持。接受他人委托實施該行為的,委托人與受托人承擔連帶責任。

          另外,《規定》還明確了“網絡水軍”的責任:雇傭、組織、教唆或者幫助他人發布、轉發網絡信息侵害他人人身權益,被侵權人請求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的,法院應予支持。

          但是,侵權信息往往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被侵權人可能連侵權人都找不到,又怎么追責眾多的網絡水軍呢?

          對此,《規定》把這個責任“交給”了運營商:原告起訴網絡服務提供者,網絡服務提供者以涉嫌侵權的信息系網絡用戶發布為由抗辯的,法院可以根據原告的請求及案件的具體情況,責令網絡服務提供者向法院提供能夠確定涉嫌侵權的網絡用戶的姓名(名稱)、聯系方式、網絡地址等信息。無正當理由拒不提供的,法院可以對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處罰等措施。

          兩大亮點  

          除了劃分侵權責任外,《規定》還在保護個人信息和被害人權益方面做出規定。

          犯罪記錄也不能隨便公開

          在互聯網時代,個人信息尤其是個人電子信息的保護正面臨著諸多挑戰。個人信息的收集幾乎無處不在,個人信息的內涵越來越豐富,范圍越來越廣。基于這些背景,《規定》明確: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公開自然人基因信息、病歷資料、健康檢查資料、犯罪記錄、家庭住址、私人活動等個人隱私和其他個人信息,造成他人損害,被侵權人請求其承擔侵權責任的,法院應予支持。

          但是,下列情形除外:經自然人書面同意且在約定范圍內公開;為促進社會公共利益且在必要范圍內;學校、科研機構等基于公共利益為學術研究或者統計的目的,經自然人書面同意,且公開的方式不足以識別特定自然人;自然人自行在網絡上公開的信息或者其他已合法公開的個人信息;以合法渠道獲取的個人信息;法律或者行政法規另有規定。

          被侵權人最高獲賠50萬元

          針對司法實踐中出現的違法成本過低,維權成本高的問題,《規定》明確:被侵權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可以認定為侵權責任法規定的財產損失,合理開支包括被侵權人或者委托代理人對侵權行為進行調查、取證的合理費用。法院根據當事人的請求和具體案情,可以將符合國家有關部門規定的律師費用計算在賠償范圍內。被侵權人因人身權益受侵害造成的財產損失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無法確定的,法院可以根據具體案情在50萬元以下的范圍內確定賠償數額。

          這一規定有利于遏制網絡侵權行為的蔓延,進而實現網絡環境規范有序。

          延伸閱讀  

          8起利用信息網絡侵害人身權益的典型案例

          1 徐大雯與宋祖德、劉信達侵害名譽權民事糾紛案

          ——精神損害賠償應與侵權人的過錯程度相適應

          2008年10月18日凌晨1時許,著名導演謝晉因心源性猝死,逝世于酒店客房內。次日至同年12月,宋祖德向其開設的多個博客上分別上傳了多篇文章,稱謝晉因性猝死而亡、謝晉與劉××在海外育有一個重度腦癱的私生子等內容。同時,劉信達也在其開設的博客上上傳文章,稱謝晉事件是其親眼目睹、其親自到海外見到了“謝晉的私生子”。隨后,多家媒體通過電話采訪了宋祖德、劉信達,二人均稱前述文章其有確鑿證據。    徐大雯以宋祖德、劉信達侵害謝晉名譽為由起訴,請求停止侵害、撤銷博客文章、在相關媒體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和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元。

          上海市靜安區法院一審認為,宋祖德、劉信達構成共同侵權,誹謗文章在謝晉逝世的次日即公開發表,使謝晉的名譽在更大范圍內遭到不法侵害,使謝晉遺孀徐大雯身心遭受重大打擊。綜上,判決宋祖德、劉信達承擔停止侵害、在多家媒體上刊登向徐大雯公開賠禮道歉的聲明,并賠償徐大雯經濟損失28萬余元。宋祖德、劉信達不服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維持原判,駁回上訴。

          2 蔡繼明與百度公司侵害名譽權、肖像權、姓名權、隱私權糾紛案

          ——不宜僅以侵權信息的出現即認定網絡服務提供者知道侵權事實的存在

          原告蔡繼明作為政協委員公開發表假日改革提案后,引起社會輿論關注。網絡用戶于百度貼吧中開設“蔡繼明吧”,發表了具有侮辱、誹謗性質的文字和圖片信息,且蔡繼明的個人手機號碼、家庭電話等個人信息也被公布。 蔡繼明起訴百度公司要求刪除侵權信息,關閉蔡繼明吧、披露發布侵權信息的網絡用戶的個人信息以及賠償損失。

          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一審認為,百度貼吧服務是以特定的電子交互形式為上網用戶提供信息發布條件的網絡服務,法律并未課以網絡服務商對貼吧內的帖子逐一審查的法律義務,因此,不能因在網絡服務商提供的電子公告服務中出現了涉嫌侵犯個人民事權益的事實就當然推定其應當“知道”該侵權事實,而“蔡繼明吧”只是公眾輿論對公眾人物和公眾事件發表言論的渠道,因此,關閉蔡繼明吧的請求法院不予支持。 此外,百度當庭表示在技術上可以提供侵權發布者的信息,法院對此予以支持。

          該案二審時,北京市一中院認為,百度怠于履行事后管理的義務,致使網絡用戶侵犯蔡繼明的損害后果擴大,應當承擔相應侵權責任,判令百度賠償蔡繼明精神撫慰金10萬元。

          3 北京金山安全軟件有限公司與周鴻祎侵犯名譽權糾紛案

          ——公眾人物發表網絡言論時應承擔更大的注意義務

          2010年5月25日至27日期間,周鴻祎(奇智軟件(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在其多個微博上發表多篇博文,內容涉及“揭開金山公司面皮”、“微點案”、“金山軟件破壞360衛士”等。金山公司認為這些微博虛構事實、惡意誹謗,詆毀原告商業信譽及產品信譽,因此,請求周鴻祎停止侵害,致歉并賠償經濟損失1200萬元。

          北京市海淀區法院一審認為,微博與正式媒體相比,言論隨意性更強、主觀色彩更加濃厚,對其言論自由的把握尺度也更寬。對微博言論是否構成侵權,應當綜合考量發言人的具體身份、言論的具體內容、相關語境、受眾的具體情況、言論所引發或可能引發的具體后果等加以判斷。周鴻祎作為金山公司的競爭對手奇虎360公司的董事長,且是新浪微博認證的加“V”公眾人物,擁有更多的受眾及更大的話語權,應當承擔比普通民眾更大的注意義務。據此,法院判決周鴻祎停止侵權、刪除相關微博文章,發表致歉聲明,并賠償原告經濟損失8萬元。二審法院改判賠償經濟損失5萬元。

          4 趙雅芝與上海琪姿貿易有限公司、上海諾寶絲化妝品有限公司侵害姓名權糾紛、肖像權糾紛案

          ——被侵權人的影響力是判斷經濟損失的重要因素

          2005年5月16日,趙雅芝與諾寶絲公司簽訂《形象代言協議書》,約定趙雅芝允許諾寶絲公司合法使用其肖像為VZI系列化妝品進行廣告宣傳,合約有效期為2005年7月31日至2006年7月31日,諾寶絲公司支付港幣80萬元作為酬金等。2012年1月9日,被告琪姿公司與被告諾寶絲公司簽訂協議書,約定諾寶絲公司確認琪姿公司為“VZI氧療系列產品”上海區域的獨家總代理商;諾寶絲公司向琪姿公司提供品牌代言人趙雅芝等六大明星為“VZI”產品制作的影響廣告宣傳資料;協議有效期自2012年1月9日至2013年1月8日等內容。2012年,琪姿公司在其經營的網站上使用趙雅芝的姓名、肖像等。趙雅芝起訴請求兩被告停止使用其姓名及肖像、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95萬元及精神撫慰金5萬元。

          上海市浦東區法院認為,諾寶絲公司未經趙雅芝同意,無權在雙方協議約定期屆滿后繼續使用其姓名和肖像,也無權授權他人使用,兩被告的行為侵犯了原告的姓名權和肖像權。原告作為影視明星,其姓名和形象在中國大陸具有較高知名度,加之原告良好的外形和在公眾中所產生的良好聲譽,使用其姓名和形象對相關產品進行宣傳可提升該產品的影響力和可信度,對該產品的生產商或銷售商亦可帶來實際的利益。據此,法院結合琪姿公司在網站上使用原告姓名和肖像的時間長短、對原告造成的影響范圍、其行為的過錯程度等綜合因素,酌情確定被告琪姿公司應賠償原告損失25萬元,諾寶絲公司承擔連帶責任。

          5 范冰冰與畢成功、貴州易賽德文化傳媒有限公司侵犯名譽權糾紛案

          ——“影射”者的責任:從信息接受者的視角判斷

          2012年5月19日,香港《蘋果日報》刊登一篇未經證實的關于內地影星章子怡的負面報道。2012年5月30日畢成功轉發并評論其于2012年3月31日發布的微博。主要內容是,前述負面報道是“Miss F”組織實施的。2012年5月30日19:10,易賽德公司主辦的黔訊網新聞板塊之“娛樂資訊”刊登了《編劇曝章子怡被黑內幕,主謀范冰冰已無戲可拍》一文,以前述微博內容為基礎稱:“……知名編劇畢成功在其新浪微博上揭秘章子怡被黑內幕,稱范冰冰是幕后主謀……” 之后,易賽德公司刊載的文章以及畢成功發表的微博被廣泛轉發、轉載,新浪、搜狐、騰訊、網易等各大門戶網站以及國內各知名報刊均進行了相關轉載及衍生性報道,致使網絡上出現了大量對于范冰冰的侮辱、攻擊性言論及評價。范冰冰起訴,請求易賽德公司和畢成功停止侵權、刪除微博信息、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精神撫慰金50萬元。畢成功則辯稱,“Miss F”指的是在美國電影《致命契約》中飾演“Clary Fray”的美國女演員莉莉·科林斯(Lily collins)。

          北京市朝陽區法院和第二中級法院認為,在一定情況下,毀損性陳述有可能隱含在表面陳述中(即影射),這時并不要求毀損性陳述指名道姓,只要原告證明在特定情況下,具有特定知識背景的人有理由相信該陳述針對的對象是原告即可。綜上,畢成功和易賽德公司應分別承擔賠禮道歉、賠償精神撫慰金3萬元和2萬元的責任。

          6 王某與張某、北京凌云互動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海南天涯在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名譽權糾紛系列案

          ——媒體報道應當尊重個人隱私

          王某與死者姜某系夫妻關系,雙方于2006年2月22日登記結婚。2007年12月29日,姜某從自己居住樓房的24層跳樓自殺身亡。

          姜某生前在網絡上注冊了名為“北飛的候鳥”的個人博客,并進行寫作。在自殺前2個月,姜某關閉了自己的博客,但一直在博客中以日記形式記載了自殺前兩個月的心路歷程,將王某與案外女性東某的合影照片貼在博客中,認為二人有不正當兩性關系,自己的婚姻很失敗。姜某的日記顯示出了丈夫王某的姓名、工作單位地址等信息。姜某在2007年12月27日第一次試圖自殺前將自己博客的密碼告訴一名網友,并委托該網友在12小時后打開博客。在姜某于2007年12月29日跳樓自殺死亡后,姜某的網友將博客密碼告訴了姜某的姐姐,姐姐將姜某的博客打開。張某系姜某的大學同學,得知姜某死亡后,張某于2008年1月11日注冊了非經營性網站,名稱與姜某博客名稱相同,即“北飛的候鳥”。在該網站首頁,張某介紹該網站是“祭奠姜某和為姜某討回公道的地方”。張某、姜某的親屬及朋友先后在該網站上發表紀念姜某的文章。張某還將該網站與天涯網、新浪網進行了鏈接。還有部分網民到王某家庭住址處進行騷擾,在門口刷寫、張貼“逼死賢妻”、“血債血償”等標語。

          大旗網系由凌云公司注冊管理的經營性網站。在姜某死亡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后,大旗網于2008年1月14日制作了標題為《從24樓跳下自殺的MM最后的BLOG日記》的專題網頁。

          王某分別起訴張某、凌云公司、天涯在線,請求停止侵害、刪除信息、消除影響、賠禮道歉并賠償精神撫慰金。

          北京市朝陽區法院認為,公民的個人感情生活包括婚外男女關系均屬個人隱私。張某披露王某的個人信息行為侵害了王某的隱私權。凌云公司在其經營的大旗網上對關于該事件的專題網頁報道未對當事人姓名等個人信息和照片進行技術處理,侵害了王某的隱私權并導致王某的名譽權遭受損害,應當承擔刪除專題網頁、賠禮道歉和賠償精神損害等侵權責任。天涯虛擬社區網在知道網上違法或侵權言論時采取了刪除措施,已經履行了監管義務,不承擔侵權責任。

          7 閆某與北京新浪互聯信息服務有限公司、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侵犯名譽權、隱私權糾紛案

          ——原告有權通過訴訟方式要求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供侵權人的相關個人信息

          某新浪博客博主發表涉及原告個人隱私的文章,原告先后向新浪公司和百度公司發出律師函要求采取必要措施,新浪公司在訴訟中未提交證據證明其采取了刪除等必要措施,百度公司則提供證據證明采取了斷開鏈接、刪除等措施。原告起訴要求兩公司提供博主的個人信息。

          北京市海淀區法院認為,新浪公司不能證明其盡到事前提示和事后監督義務,應承擔相應不利法律后果,相反,百度公司盡到了相應義務,不承擔侵權責任。另外,原告有權知曉該網絡用戶的個人信息以便主張權利,新浪公司應當在網絡技術力所能及的范圍內向原告披露上述博主的網絡用戶信息。

          8 徐杰敖與北京新浪互聯信息服務有限公司侵犯名譽權糾紛案

          ——轉載者的責任:專業媒體應承擔更大的注意義務

          2003年11月14日華商晨報發表徐杰敖“持偽證、民告官、騙局被揭穿”一文;同日,新浪網站轉載了上述文章,并長達八年之久。 另案生效判決認定華商晨報社侵犯了徐杰敖的名譽權并賠償精神撫慰金2萬元。 2006年6月9日華商晨報社在當日報刊尾版夾縫中刊登了對徐杰敖的致歉聲明,但是字數、篇幅確實過小不是很顯著。徐杰敖以新浪公司未及時更正為由請求其承擔侵權責任。

          北京海淀區法院認為,因華商晨報的致歉聲明篇幅過小且位置不顯著,因此新浪沒有及時刪除侵權文章,雖不具有主觀惡意但具有過失,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最終,法院判決新浪賠償原告經濟損失8萬元及精神損害撫慰金2萬元。

       

       

      上一篇:最高院:刑民交叉案件中借款合同的效力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