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股東間轉讓股權能否約定由公司支付轉讓款

      作者:吳杰健 來源:蕪湖經開區法院 發布時間:2017-2-17 14:31:04 點擊數:
      導讀:【基本案情】 2010年12月27日,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案外人王五三方共同簽訂《退股協議》,約定原告張三自愿轉讓其合法持有的蕪湖某某科貿有限公司66.22%股權,并放棄對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權。其他…
      【基本案情】

        2010年12月27日,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案外人王五三方共同簽訂《退股協議》,約定原告張三自愿轉讓其合法持有的蕪湖某某科貿有限公司66.22%股權,并放棄對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所有股權。其他案外人各自占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出資資本10%,由原告張三另行處理。同時約定,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分六期支付原告張三股本金5390000元,并約定以3700000元轉讓股權的股東協議純為工商變更之用,實際轉讓值以本協議為準。同日,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簽訂《股權轉讓協議》(以下稱為第一份《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原告張三將其合法持有的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40%股權以2996840元轉讓給被告李四,并約定了付款期限和方式。如被告李四未按約定付款,逾期三個月內按照銀行同期存款利率支付利息,逾期超過三個月則按利率上浮10%計息。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用第一份《股權轉讓協議》申請辦理股權變更工商登記,但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審核未通過,故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又另外簽訂了《股權轉讓協議》(以下稱為第二份《股權轉讓協議》),約定原告張三將其合法持有的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40%股權以1480000元轉讓給被告李四。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用第二份《股權轉讓協議》申請辦理了股權變更工商登記。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現已支付原告張三股權轉讓款共計1990000元。

        另查明: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29日,發起人為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與外資企業。2010年5月17日,經相關部門批準,外資企業將其占有的26%公司股權轉讓給被告李四。2010年12月27日,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股東為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和被告李四。

        再查明: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2006年6月20日,發起人為原告張三與案外人王五,注冊資本為3700000元。2010年12月27日,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為原告張三與案外人王五。

        【爭議焦點】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是否應當支付股權轉讓款。

        【裁判結果】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無需支付股權轉讓款。

        【評析】

        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案外人王五三方共同簽訂的《退股協議》中約定,由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分六期支付原告張三股本金5390000元,原告張三訴稱該約定實為債務轉移,將本應由被告李四履行的付款義務轉移給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十四條的規定,“債務人將合同的義務全部或者部分轉移給第三人的,應當經債權人同意”。本案中,被告李四將付款義務轉移給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雖然經過債權人即原告張三的同意,但是被告李四債務轉移的前提應當是征得第三人即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同意,如果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作為債務承擔人都未明確表示接受債務轉移,那么被告李四將其付款義務轉移給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則無從談起。

        《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七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股東會由全體股東組成。股東會是公司的權力機構,依照本法行使職權”。本案中,如果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作為債務承擔人接受被告李四的債務轉移,應當由股東會討論作出決議。2010年12月27日,原告張三與被告李四、案外人王五三方共同簽訂《退股協議》時,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股東為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和被告李四,如果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接受被告李四的債務轉移,其股東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和被告李四均應同意,并在《退股協議》中簽名、蓋章,而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并未在《退股協議》中蓋章,也未對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接受被告李四的債務轉移以其他書面形式明確表示同意,故法院對原告張三主張的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此外,原告張三認為《退股協議》簽訂時,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為其本人與案外人王五,由其本人和案外人王五共同在《退股協議》上簽名,應視為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已明確表示同意。但是,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作為企業法人,在法律上具有獨立的主體資格,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接受被告李四的債務轉移應由其直接作出同意與否的決定,不應由股東代替其作出決定,即使股東同意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接受被告李四的債務轉移,股東也應該通過股東會作出內部決議,形成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意志,再由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對外作出同意的決定,否則必然存在股東惡意操縱公司,損害公司合法權益之嫌。

       另外,如果原告張三轉讓其合法持有的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的40%股權給被告李四,而最終由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承擔付款義務,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又作為被告蕪湖某某工業用布有限公司的股東,類似于原告張三退出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所取得的股權轉讓款由蕪湖某某科貿有限責任公司自己支付,這構成股東變相抽逃出資,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十六條股東禁止抽逃出資的規定。
      上一篇:注銷公司股東被追加為被執行人提出異議應否支持 下一篇:公司與股東財產混同,股東是否應承擔責任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