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公司與股東財產混同,股東是否應承擔責任

      作者:唐靖鈞 來源:中國法院網廣西高院 發布時間:2017-2-17 14:44:07 點擊數:
      導讀:【案情】  原告鑫土地作社從事天冬等中草藥育苗、種植、銷售、回收業務。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從事藥材種植、銷售等業務,公司有2個股東,分別為被告陳某、計某,出資比例為陳某51%,計某49%。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在平果縣…
         【案情】

        原告鑫土地作社從事天冬等中草藥育苗、種植、銷售、回收業務。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從事藥材種植、銷售等業務,公司有2個股東,分別為被告陳某、計某,出資比例為陳某51%,計某49%。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在平果縣某鄉開發基地種植天冬藥材,于2011年12月份分8批向原告購買天冬種苗共628000株,每株價格1元。2012年4月30日再次向原告補購天冬種苗112960株,每株0.5元。2012年4月30日當天,雙方對8批苗款及補購苗款結算,廣西藥用公司尚欠貨款115644元。廣西藥用公司現沒有財產,公司與股東陳某、計某的財產沒有區分。

        【審理】

        法院審理后認為,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及其股東被告陳某、計某在從事業務過程中,公司與股東之間界限模糊債務主體是公司還是股東無法區分,公司沒有財產失去了獨立承擔債務的基礎。公司股東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因此,對原告請求被告陳某、計某對廣西藥用公司的債務承擔債務連帶清償責任法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三條第一款、第二十條第一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的規定,判決如下:一、由被告廣西藥用公司支付給原告鑫土地作社貨款115644元及利息;二、被告陳某、計某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

        【評析】

        在處理本案時,對股東陳某、計某是否應承擔責任有兩種不同的意見。第一種認為,公司以其財產對外承擔民事責任,股東個人對外不承擔責任。應駁回原告要求被告陳某、計某對上述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的訴訟請求。第二種意見認為,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公司股東不得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損害公司債權人的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這是對公司人格否定制度或揭開公司面紗規則的規定。

        根據司法實踐,適用公司人格否定制度規則,主要看以下幾個方面:1、公司人格利用者實施了濫用公司人格和股東有限責任的行為,即利用公司法人格規避合同或法律義務的行為;2、公司與股東之間或者公司與其他公司之間沒有嚴格的分別;3、當公司的財產不能與該的成員及其公司財產作清楚的區分時,即財產混同;4、公司法人格利用者濫用公司法人格的行為必須給他人或社會造成損害。本案中,被告廣西藥用公司及其股東被告陳某、計某在從事業務過程中,公司與股東之間界限模糊,債務主體是公司還是股東無法區分。公司現沒有財產,失去了獨立承擔債務的基礎,嚴重損害原告鑫土地作社的利益。故被告陳某、計某對上述債務應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筆者同意第二種意見。

      (作者單位:廣西平果縣人民法院)
      上一篇:股東間轉讓股權能否約定由公司支付轉讓款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