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股東請求公司分配利潤,應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潤決議后

        發布時間:2019/1/19 22:41:55 點擊數:
      導讀:◆股東請求公司分配利潤,應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潤決議后——胡華訴河南思想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盈余分配糾紛案訴爭點:在公司存在利潤但股東會對利潤分配未作出決議之前,股東是否有權直接要求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法律依

      ◆股東請求公司分配利潤,應在公司做出分配利潤決議后

            ——胡華訴河南思想自動化設備有限公司盈余分配糾紛案

       

      訴爭點:在公司存在利潤但股東會對利潤分配未作出決議之前,股東是否有權直接要求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

       

      法律依據:

      《公司法》

      第三十七條  股東會審議批準公司的利潤分配方案和彌補虧損方案。

      第四十六條  董事會對股東會負責,制訂公司的利潤分配方案和彌補虧損方案。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 若干問題的規定(四)》

      第十四條 股東提交載明具體分配方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的有效決議,請求公司分配利潤,公司拒絕分配利潤且其關于無法執行決議的抗辯理由不成立的,人民法院應當判決公司按照決議載明的具體分配方案向股東分配利潤。
        第十五條 股東未提交載明具體分配方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決議,請求公司分配利潤的,人民法院應當駁回其訴訟請求,但違反法律規定濫用股東權利導致公司不分配利潤,給其他股東造成損失的除外。

      典型案例:[1]

      1998年4月29日,胡華、王偉、李麗、李新作為發起人,在河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冊成立了思想公司,公司性質為有限責任,注冊資本金為300萬元,胡華、王偉、李麗、李新四個自然人股東出資額均為75萬元,胡華為董事長。思想公司章程載明:第八條、股東享有的權利是股東按照出資比例分取紅利;第二十八條、公司分配當年稅后利潤時,應當提取利潤的百分之十列入公司法定公積金,并提取利潤的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列入公司法定公益金,公司法定公積金累計額為公司注冊資本金的百分之十五以上的,可不再提取,公司提取公積金、法定公益金后所余利潤,公司按照股東的出資比例分配。思想公司2004年度企業財務會計報表載明,截止2004年12月底思想公司未分配利潤(歷年)期末數為103812679.64元,資本公積金期末數為34803668.26元,盈余公積金期末數為65351871.29元。

      2005年3月3日,胡華以思想公司自成立以來長期拒不向股東分紅、損害股東利益為由,向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思想公司向其分紅4000萬元。

      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后作出(2005)豫法民二初字第15號民事判決:一、思想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支付胡華盈余分紅款25953169.91元。二、駁回胡華的其他訴訟請求。
        思想公司不服原審法院上述民事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訴。理由是公司是否分配利潤,分配的具體方案等是公司內部決策的事務,原審直接判令思維公司對胡克分紅,侵害了公司的自主經營權。
        最高人民法院(2006)民二終字第110號判決:一、撤銷河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05)豫法民二初字第15號民事判決。二、駁回胡華的訴訟請求。

       

      辯法析理: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在公司存在經營利潤卻又未分配的情況下,股東是否可以徑直要求公司分配利潤?

      原審法院認為,思想公司成立以來,盈利豐厚,截止2004年底,思想公司未分配利潤已有1億元以上,但公司成立以來至今沒有向股東分紅。思想公司有巨額利潤而長期拒不向股東分配,違反了《公司法》規定,特別是在股東之間發生糾紛時,長期不分配利潤損害了占股比例小的股東的利益。故胡華可以通過訴訟要求公司分配利潤。思想公司依法應向胡華分紅。按照《公司法》第三十三條和思想公司的章程規定,胡華按照其出資比例對思想公司的盈余享有25%的分配權。故胡華請求分紅的主張有相應的事實及法律依據,應受法律保護。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有限責任公司利潤分配方案應由公司董事會制訂并由公司股東會審議批準。據此,在公司董事會、股東會未就公司利潤分配方案進行決議之前,公司股東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缺乏法律依據。因此,本案中在思想公司董事會、股東會未就公司利潤分配作出決議之前,胡華以股東身份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分配公司利潤,其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由于公司是否分配利潤以及分配多少利潤屬公司董事會、股東會決策權范疇,原審判決認定思想公司有巨額利潤而長期拒不向股東分配損害了占股比例較小的股東的利益,并據此逕行判決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不符合公司利潤分配的法律規定,應當予以糾正。

      筆者認為,公司股東在公司治理過程中享有一定的自治權利,在公司或股東能夠通過其他途徑化解糾紛或解決矛盾的情況下,應盡量減少司法力量的干預。因此,股東雖基于股權取得利潤分配的期待權,但能否轉化為具體的利潤分配請求權,取決于公司是否有可分配利潤以及股東會是否依法作出分配利潤的決議等多項條件。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四)》第十四條規定,股東請求公司分配利潤時,應提交載明具體分配方案的股東會或者股東大會的有效決議。也就是說,在已形成有效的利潤分配方案而公司拒不執行時,公司股東方可提起盈余分配糾紛訴訟。從另一角度來考慮,只有形成有效的利潤分配方案而不執行才侵害了股東的盈余分配請求權這一確定的權利。故在股東會作出決議之前,股東并不享有利潤分配請求權,繼而不具有相應的訴權,股東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判令公司向股東分配利潤缺乏法律依據。

       

      延伸思維:

      一、公司有可供分配的利潤但卻因種種原因不召開股東會通過相關利潤分配方案,此時股東利潤分配請求權如何救濟呢?

      針對此問題,《公司法》第七十四條規定了股東退出機制:(一)公司連續五年不向股東分配利潤,而公司該五年連續盈利,并且符合本法規定的分配利潤條件的,對股東會該項決議投反對票的股東可以請求公司按照合理的價格收購其股權。自股東會會議決議通過之日起六十日內,股東與公司不能達成股權收購協議的,股東可以自股東會會議決議通過之日起九十日內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二、公司章程在對股東分配利潤已有規定的情況下,是否還需要另行出具股東會決議?

      公司章程對于債權人和社會公眾來說,是其信賴和了解公司的基本依據,但對于股東來說,公司章程僅是股東內部的一種契約,股東可以通過其他合意且在不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的情況下進一步確定各自得到權利義務,甚至否定公司章程的約定,故涉及股東之間的問題應該以股東之間的內部真實合意為準。

      所以,如果僅有公司章程(且公司章程對于股東分紅并無具體和明確的分配方案),在沒有股東會具體決議的情況下,不應分紅。如果公司章程有具體分配方案、公司盈余符合分配方案,且方案合法的,應當根據公司章程進行分紅。在公司章程明確、具體、合法且可操作的情況下,再要求公司做出股東會決議,將使公司章程失去意義。

      解讀:趙新春律師,北京華沛德權律師事務所


      上一篇:最高法網絡侵權糾紛案件的司法解釋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