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違約賠償中可預見性與減損規則的運用

        發布時間:2018/5/27 9:27:29 點擊數:
      導讀:裁判要旨  對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者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違約方應予賠償,但對方沒有采取適當措施致使損失擴大的,不得就擴大的損失要求賠償。  案情2005年7月,成都三勒漿藥業集團四川華美制藥

      裁判要旨
        對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者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違約方應予賠償,但對方沒有采取適當措施致使損失擴大的,不得就擴大的損失要求賠償。
        案情
      20057月,成都三勒漿藥業集團四川華美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美公司)與上海源正廣告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源正公司)簽訂廣告合同書一份,約定:甲方(華美公司)委托乙方(源正公司)于200571日至20051231日之間代理發布甲方產品潤僖片的相關媒體廣告,廣告發布媒介為《新聞晨報》、《新聞午報》等四家報刊以及上海音樂103臺等四家電臺,廣告樣稿由甲方提供,廣告發布規格每月根據甲方的委托投播單。此外,由于部分媒體實施買斷價格(如《新聞晨報》、《新聞午報》等),故甲方在簽約后需向乙方預付20萬元廣告款,結算時需以甲方簽署的廣告投播單以及乙方提供的樣報等作為憑據。乙方須保證甲方廣告如期刊登,如需調整應提前告知,并征得甲方書面許可。
      2005713日,源正公司與案外人上海新聞廣告公司(以下簡稱新聞公司)簽訂了刊登廣告合同書,約定:甲方(源正公司)委托乙方(新聞公司)于200571日至20051231日期間發布潤僖片廣告,發布媒介為《新聞晨報》,廣告規格為半版10次,稿件由甲方提供。甲方應在20051231日前將廣告發布費267500元支付乙方,付款方式為先預付一半即133750元,由上海華源正信醫藥營銷咨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源公司)代付。雙方在違約責任條款中約定,任何一方不履行合同應承擔違約金10萬元。
      2005831日,華美公司按約向源正公司支付廣告預付款20萬元。20051031日,華源公司為源正公司向新聞公司代付了133750元。
      200511月底前,華美公司向源正公司提出終止履行廣告合同書的請求。源正公司隨即將此情況告知新聞公司,新聞公司以源正公司違約為由,扣除133750元預付款中10萬元抵作違約金,余款33750元退還。源正公司于2005122日退還華美公司10萬元。華美公司要求源正公司退還另外10萬元未果,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源正公司向其返還預收款10萬元。
        源正公司答辯并反訴稱:雙方簽約后,源正公司為履行該合同即向新聞公司預定了《新聞晨報》的廣告版面,同時預付了部分廣告款。由于華美公司終止履行合同,導致源正公司無法繼續履行與新聞公司的合同,源正公司因此承擔了10萬元違約金,故反訴要求華美公司賠償其經濟損失10萬元。
        裁判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雙方協議因雙方協商一致而解除,合同解除后,源正公司已收取的預付款應予返還,故華美公司本訴的訴請合法有據,應予支持。由于源正公司在未接到委托投播單的情況下,即與新聞公司簽約,由此產生的法律后果應自行承擔。而且由于源正公司在與新聞公司簽約時,并未告知華美公司相關合同內容(包括違約金的約定),致使華美公司并不能預見其解除合同會造成源正公司承擔違約金的后果,因此,源正公司的反訴請求難以支持。一審判決:源正公司返還華美公司人民幣10萬元;駁回源正公司反訴請求。
        一審判決后,源正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華美公司與源正公司對于合同解除并無異議,源正公司對于原審判決其返還華美公司10萬元預付款未提出上訴,應予維持。雙方當事人簽訂的廣告合同書并未寫明源正公司應待收到華美公司委托投播單之后才聯系媒體,華美公司應可以預見到源正公司可能會與相關媒體預先簽約。但是,源正公司與新聞公司合同約定的違約金過高,源正公司要求華美公司全額承擔并不合理。而且,源正公司在與新聞公司簽訂合同后,即便在華美公司提出解除合同之時也未告知華美公司,存有過錯。綜上,二審判決:維持原審判決第一項,改判原審判決第二項為華美公司支付源正公司2萬元。
        解析
        我國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給對方造成損失的,應予賠償,但不得超過違反合同一方訂立合同時預見到或者應當預見到的因違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損失。該法第一百一十九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一方違約后,對方應當采取適當措施防止損失的擴大;沒有采取適當措施致使損失擴大的,不得就擴大的損失要求賠償。這兩條都是對違約賠償范圍所作出的限制,學理上稱之為可預見性規則和減損規則。雖然法律對兩個規則已有明確規定,但可預見性和合理措施等均為不確定的概念,需要在具體的案件中由法官根據實際情況作價值補充,使其具體化。本案即是將兩項規則具體化的一個實例。
        根據合同法的規定,預見的主體應當是違約方,即應從違約方的角度出發,預見的時間應是簽訂合同當時,預見的內容是因違約而可能造成的損失。這里最難以界定的是預見的標準。筆者認為,預見的標準原則上應以社會一般人的客觀認識能力為基準,同時應考慮違約方的專業性。違約方的專業程度越高,各種風險就越有可能在合同協商中得到考慮。如果違約方沒有實際考慮過某種損失發生的可能性,主觀上即具有較大的過失,讓其承擔責任也是合理的。
        本案中,源正公司為保證廣告如期刊登與相關媒體簽訂合同并無不當。而且,廣告合同書寫明部分媒體實施的為買斷價格,所以要求華美公司預付部分廣告款項,華美公司從中應可預見到源正公司可能會與相關媒體預先簽約。由于華美公司單方解除合同,導致源正公司無法履行與新聞公司的合同,華美公司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對合理措施判斷的基本原則應是從寬要求。因為畢竟是違約方導致了損失的最初產生,違約者不得以減損規則作為對受害者行為進行吹毛求疵檢查的依據。具體應考慮可以采取措施的時間是否寬裕,有無可以減少損失的替代措施,采取替代措施的代價是否過大,是否有悖商業道德和法律法規等。
        本案中,在華美公司提出解除合同后,源正公司與新聞公司的合同還有近一個月的履行期限,源正公司本可以采取合理的補救措施,如以其他的廣告替代華美公司的廣告,盡量減少華美公司解除合同造成的損失,但源正公司未采取任何措施,更談不上替代措施是否合理,因此,源正公司也應自行承擔相應的損失。
        本案案號為:(2007)滬二中民四(商)終字第573號。
        說明:轉載文章的觀點并不一定代表本站的觀點。

      上一篇:證券虛假陳述股民索賠指引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