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買賣合同中貨物質量檢驗期有約定的應及時處理

        發布時間:2019/1/19 21:41:30 點擊數:
      導讀:買賣合同的履行過程中,出賣人交付標的物后,接下來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買受人對標的物的檢驗,檢驗的目的是查明出賣人交付的標的物是否與合同的約定相符,因此它密切關系著買受人的合同利益,對標的物的及時檢驗,可以

      買賣合同的履行過程中,出賣人交付標的物后,接下來的一個重要問題就是買受人對標的物的檢驗,檢驗的目的是查明出賣人交付的標的物是否與合同的約定相符,因此它密切關系著買受人的合同利益,對標的物的及時檢驗,可以盡快地確定標的物的質量狀況,明確責任及時解決糾紛,有利于加速商品的流轉。否則,就會使合同當事人之間的法律關系長期處于不穩定的狀態,不利于維護健康正常的交易秩序。所以,本條要求買受人收到標的物后應當按約定的期間檢驗,如果沒有約定期間的應當及時進行檢驗。

      法律依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七條買受人收到標的物時應當在約定的檢驗期間內檢驗。沒有約定檢驗期間的,應當及時檢驗。

      原告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兩被告向原告支付貨款83172.17元及利息(利息以83172.17元為基數,自2015年11月1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2、兩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事實和理由:原告與被告一直有業務往來,原告與被告劉某南約定由原告供應皮革料給兩被告,約定貨款結算方式為當月貨款次月結清,截止2016年3月15日兩被告共欠原告貨款83172.17元未支付,該款項經原告多次催收無果。

      兩被告辯稱:其不確認尚欠原告83172.17元貨款,兩被告已于2016年4月27日通過第三方東莞市某某無紡布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貨款30000元。此外,因原告提供的皮革原料存在質量問題,2016年3月15日經雙方協商同意扣減50000元貨款,所以其尚欠原告貨款為3172.17元。

      訴訟中,原告將訴訟請求變更為:1、兩被告向原告支付貨款83172.17元及利息(利息以83172.17元為基數,自2016年3月16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2、兩被告承擔本案的訴訟費。

      本案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證據交換和質證。對于當事人無異議的證據,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原告主要從事皮革、毛皮、羽毛及其制品和制鞋業,兩被告從事皮革原料貿易。2014年7月2日至2016年3月15日,原告與兩被告存在交易往來,原告向兩被告供應皮革原料。雙方沒有簽訂書面買賣合同,一般交易習慣為:兩被告向原告下訂單,由原告發貨給被告,并由被告劉某南或其授權員工簽收送貨單,每月均有對賬。2016年3月15日,原告制作對賬單,載明2015年9月1日至2016年3月15日,被告劉某南尚欠原告貨款83172.17元,并備注“請確認后簽名回傳,否則視同確認,我司將此作為收款依據”。同日,被告劉某梅在一張載明“收到某2016年3月15日止對賬單一份2016.3.15”的白紙上簽字,并交原告收執。2016年4月27日被告通過第三方東莞市某某無紡布有限公司向原告支付貨款30000元,原告確認收到該筆款項。

      另查明,被告劉某南、劉某梅于2003年5月28日登記結婚。

      對于有爭議的事實,本院認定事實如下 :

      1、關于被告劉某南、劉某梅尚欠原告貨款的實際數額問題。原告主張兩被告尚欠貨款83172.17元。被告劉某南認為其未收到2016年3月15日對賬單,亦未確認該對賬單中的83172.17元欠款,被告劉某梅雖有在空白紙上簽名,但并非對該對賬單的確認,該簽名紙上載明的“收到某2016年3月15日止對賬單一份”字樣并非其本人所寫;實際拖欠貨款數額應以有其簽名的已扣減50000元折扣款對賬單為準,該50000元扣減款已經雙方協商確定,實際拖欠貨款應為33172元,另扣減已通過第三方支付的30000元,尚欠3172元。原告認為,扣減50000元貨款并未經雙方協商確定,被告劉某南單方在對賬單中注明扣減50000元,對原告不具約束力。本院認為,原告陳述其制作好對賬單后,要求被告劉某南予以簽名確認,但因未找到被告劉某南,僅找到被告劉某梅,便要求劉某梅對該對賬單予以簽名確認,但其不同意在對賬單上簽名,便要求其在另外一張空白紙上簽名,并注明收到該對賬單。被告提出除本人簽名為真實外,其余字跡均不是劉某梅本人所寫,未提供證據證明,應承擔舉證不能的不利后果,被告劉某梅的簽名應視為對欠款數額的確認。同時,被告在對賬單中備注扣減50000元貨款為其單方行為,其亦未提供證據證明已經雙方協商同意。再者,從被告劉某南在該對賬單中簽名備注扣減50000元的行為可知,被告劉某南已實際收到該對賬單,其關于未收到該對賬單的主張不成立。因此,被告上述主張理據不足,本院不予采信。綜上,本院認定,截止2016年3月15日,被告尚欠原告貨款總額應為83172.17元。扣減原告已確認的被告于2016年4月27日通過第三方東莞市某某無紡布有限公司支付的30000元,尚欠貨款為53172.17元。

      2、關于原告交付的貨物是否存在質量問題。被告提出因原告交付的貨物存在質量問題而拒付貨款。原告提出被告在其簽收的送貨單中明確載明:“如發現質量問題,七天內提出商議,否則我方概不負任何責任”,被告未在規定期限內提出質量異議,應視為貨物無質量問題。本院認為,被告簽收的送貨單上對貨物質量的約定,對雙方具有約束力,被告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在規定期限內提出質量異議,亦無證據證明貨物存在質量問題,應視為產品質量符合雙方約定。因此,被告該主張無理,本院不予采信。

      訴訟中,原告向本院申請訴訟財產保全并已提供擔保,本院經審核后依法作出(2016)粵0114民初xxxx號民事裁定書并已執行訴訟保全措施,原告為此支付了保全費850元。

      本院認為:原、被告之間進行皮革原料交易的事實以及被告拖欠原告53172.17元貨款的事實,有送貨單、對賬單、原告陳述為證,上述證據相互印證,形成完整的證據鏈,雙方買賣合同關系成立,本院予以確認。兩被告拖欠原告53172.17元貨款的事實,本院予以認定。因此,兩被告應償還原告53172.17元貨款,原告主張合理部分,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利息,雙方雖未約定利息,但兩被告逾期未付貨款的行為確實造成原告孳息損失,現原告要求兩被告支付利息,本院予以支持。原告主張被告以83172.17元為本金,自欠款之日即2016年3月16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支付利息至款項付清之日止,該利息計算標準有誤,本院將其調整為以53172.17元為本金,自起訴之日即自2016年6月22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七條、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五十八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二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劉某南、劉某梅自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支付貨款53172.17元;

      二、被告劉某南、劉某梅自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支付利息(以53172.17元為本金,自2016年6月22日起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至款項付清之日止);

      三、駁回原告深圳市某橡塑有限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法律要點評析:本案中被告提出抗辯,因原告交付的貨物存在質量問題才拒絕向原告支付貨款的,但雙方在送貨單中明確載明如發現質量問題,七天內提出商議,過期原告不再承擔責任,但被告并未在規定質量檢驗期限內提出質量異議,根據合同法第一百五十八條的規定,應視為貨物無質量問題。被告簽收的送貨單上對貨物質量檢驗的約定對雙方具有法律約束力,被告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在規定期限內提出質量異議,亦無證據證明貨物存在質量問題,應視為產品質量符合雙方約定。因此,被告以貨物存在質量問題為由拒絕付款的,未能得到法律支持。


      上一篇:買賣合同中貨款的支付時間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處理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