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買賣合同中貨款的支付時間沒有約定或約定不明的處理

        發布時間:2019/1/19 21:40:07 點擊數:
      導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在買賣合同中對于買受人應當于何時支付貨款,該條文表明按三種方式確定了支付貨款的時間。首先按照雙方約定的時間支付,雙方訂立的買賣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如果約定了付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在買賣合同中對于買受人應當于何時支付貨款,該條文表明按三種方式確定了支付貨款的時間。首先按照雙方約定的時間支付,雙方訂立的買賣合同具有法律效力,如果約定了付款時間的,買受人應當按時支付,這履行合同的基本法律義務。其次對于沒有約定付款時間的處理,即根據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允許雙方協商確定,如果不能協商的,則要根據合同的其它條款或交易習慣確定。最后如果根據合同法第六十一條仍然確定不了的,則在收到標的物或提取標的物的單證時同時支付,通俗的說法就是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法律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一百六十一條買受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時間支付價款。對支付時間沒有約定或者

      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買受人應當在收到標的物或

      者提取標的物單證的同時支付。

      司法案例:在買賣合同糾紛中對賬后未約定付款日期,法院認定從對賬當日為付款日期,并從該日期開始計算逾期利息。

      某源化工公司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兩被告立即清償拖欠原告貨款人民幣120500元及延付利息(從2015年5月28日開始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至付清日止);2、本案訴訟費由兩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原告是專營批發、銷售化工原料的私營企業。被告租賃清遠某安電鍍有限公司的廠房作五金電鍍車間,從事五金電鍍生意,因被告經營需要,在2014年開始被告向原告購買電鍍用的化學原料,雙方形成穩定的交易關系,鑒于此關系,原告每次向被告供貨,被告均不是立即結清款項給原告,而是以周轉困難為由一致暫時拖欠原告貨款。直至2015年5月28日,原被告雙方對之前發生的業務進行確認,被告確認至2015年5月28日止共拖欠原告貨款211000未付,當天原告開具銷售發票擬收取貨款,該銷售發票以廣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為收款單位,以清遠某安電鍍有限公司為付款單位向被告出具,但被告要求銀行轉賬形式支付給原告,被告立即向原告出具銷售發票收條,內容:“現收到廣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發票貳份,發票號碼:13904127、13904128。發票總金額211000元(已付送貨單)。并注明:貨款未付,以匯款形式支付,貨款到齊后此收條作廢。匯款銀行及賬號:中國銀行廣州花都花城路支行6587XXXX7060。”但在原告出具票據后直到2015年9月份,被告才匯入款項90500元,余款120500元至今未付。從本案原告提供的收條內容反映,被告已收取了原告開具的發票,應當認定原告在出具收條當天即2015年5月28日向被告主張權利,但被告只償還了90500元,利息應當從原告主張權利之日即2015年5月28日起以本金120500元為基數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算利息。因此,原告認為:在還款時間上,已給被告足夠的準備時間,但至今拖欠原告貨款120500元分文未付。

      邱某輝、蔡某慧未作答辯。

      經審理查明:某源化工公司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某源化工公司所舉的證據和所作的陳述因無相反的證據反駁,也無影響證明效力的因素,且某源化工公司保證真實,本院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

      本院認為:邱某輝拖欠某源化工公司貨款211000元的事實,有其簽字確認的已注明貨款未付的收條為據,而邱某輝未到庭應訴亦無提供書面抗辯意見,本院依法予以確認。根據匯款憑證及某源化工公司自認,邱某輝已付90500元,剩余120500元未付,現某源化工公司起訴催收,邱某輝理應予以支付。《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條規定:“買受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時間支付價款。對支付時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買受人應當在收到標的物或者提取標的物單證的同時支付。”現原、被告并無就涉案貨款約定付款期限,故現某源化工公司主張邱某輝從對賬之日即2015年5月28日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計付利息至付清款項之日止,于法有據,本院予以支持。

      關于本案債務是否為邱某輝、蔡某慧的夫妻共同債務。本院認為,邱某輝、蔡某慧于2002年3月25日登記結婚,而邱某輝欠某源化工公司貨款的行為發生在其二人婚姻關系存續期間,現蔡某慧未到庭應訴,亦未提供證據證實該債務系邱某輝的個人債務,故邱某輝所欠某源化工公司款項,應屬其與蔡某慧的夫妻共同債務,理應共同償還。

      綜上所述,某源化工公司主張邱某輝、蔡某慧支付貨款120500元及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自2015年5月28日起計付利息至實際清償之日止的訴訟請求,依據充分,本院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零九條、第一百五十九條、第一百六十一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四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干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四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買賣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四條第四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邱某輝、蔡某慧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廣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清償貨款120500元;

      二、被告邱某輝、蔡某慧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向原告廣州市某源化工有限公司支付上述款項的利息(按中國人民銀行同期同類貸款利率自2015年5月28日起計至實際清償之日止)。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之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808元,由被告邱某輝、蔡某慧負擔。

      法律要點評析:原、被告雙方對之前發生的業務進行確認,至2015年5月28日止被告共拖欠原告貨款211000未付,但確認的憑據上并無表明貨款于何時支付,因原、被告雙方并無就貨款約定了付款期限,二被告也無到庭抗辯和陳述,所以法院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一百六十一條的規定,認定2015年5月28日雙方確認貨款金額的當日即為付款的日期。


      上一篇:合同無效的幾種情形及其法律后果 下一篇:
      千万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