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mark id="zrq1x"><delect id="zrq1x"></delect></mark>

  • <tbody id="zrq1x"></tbody>

  • <mark id="zrq1x"></mark>
      <code id="zrq1x"></code>

    1. 
      

    2. "服裝設計圖"侵犯著作權案二審判決書

        發布時間:2017/11/2 17:28:52 點擊數:
      導讀:編者按:c網站出現了B公司署名的A公司享有著作權的服裝設計圖,A訴B,B讓A找C,侵權如何認定,舉證責任如何分配?請看大屏幕:案號:一審:(2017)京0107民初2384號二審:(2017)京73民終1214號二審合議庭:鄧卓馮剛章瑾裁

      編者按:

      c網站出現了B公司署名的A公司享有著作權的服裝設計圖,ABBAC,侵權如何認定,舉證責任如何分配?請看大屏幕:



      案號:

      一審:(2017)0107民初2384

      二審:(2017)73民終1214

       

      二審合議庭:

      鄧卓馮剛章瑾

       

      裁判觀點:

      由于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已經盡到了初步的舉證責任,盡管涉案網站非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所經營,亦無證據證明涉案服裝設計圖是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上傳至該網站,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服裝設計圖早已公開發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同樣從事服裝設計、加工,其有接觸到涉案服裝設計圖的可能,因此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未提供證據的情況下,其無法證明系他人在涉案網站的相關服裝設計圖上標注了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版權所有字樣的事實,這亦與常理不符

       

      附二審判決書:

       

      北京知識產權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7)73民終1214

       

      上訴人(原審被告):北京雅酷海納服裝有限公司,住所地北京市石景山區八大處高科技園區西井路33號樓1709室。

      法定代表人:陳樹平,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夏錚,北京華標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楊夢妮。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無錫七星錦麟服裝有限公司,住所地江蘇省無錫市建業路12號。

      法定代表人:李喆,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玲炎,江蘇萬仕邦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北京雅酷海納服裝有限公司(簡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與被上訴人無錫七星錦麟服裝有限公司(簡稱無錫七星錦麟公司)著作權權屬糾紛一案,不服北京市石景山區人民法院(簡稱一審法院)作出的(2017)京0107民初2384號民事判決(簡稱一審判決),向本院提起上訴。

       

      本院于2017620日受理后,依法組成合議庭,并于2017712日對雙方當事人進行了詢問。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夏錚、楊夢妮,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喆、委托訴訟代理人王玲炎到本院接受了詢問。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上訴請求:

      請求撤銷一審判決,改判駁回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全部訴訟請求。

       

      事實和理由:

      1、一審查明的事實錯誤,其中的設計圖沒有進行逐一對比;設計圖經庭后核實,與一審查明的不符,其中數量與一審查明的有區別。

      2、一審法院法律適用錯誤,被告主體不適格,且不屬于舉證責任倒置的情形。一審應由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承擔舉證不能的責任后果。一審法院僅以被上訴人網站標注的設計圖,設計圖上并沒有標注為誰所作。標注的行為不一定就是上訴人所為。在圖片上標注文字,是任何人都可以做到的。一審法院降低了認定標準。

       

      無錫七星錦麟公司辯稱,一審法院認定正確,請求駁回上訴人的上訴請求。

      1、上訴人沒有在三個工作日內及時提交意見。

      2、適用法律的問題,被上訴人已經盡到了初步的舉證責任,被上訴人早已發布服裝設計圖,上訴人有機會接觸到涉案作品。在上訴人未能提供證據,也無證據證明系他人的作品。所以,我方已經盡到初步的舉證責任,一審法院認定無誤。

       

      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

      1.立即停止侵權,刪除涉案網站(http://hotelbid.wandahotel.com/)全部圖樣;

      2.北京雅酷海納公司賠償原告經濟損失500 000元;

      3.訴訟費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承擔。

       

      事實和理由:

       

      20101025日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為沈陽萊茵城鉑爾曼大酒店設計完成了最終的制服設計方案(簡稱涉案服裝設計圖),在2014117日得到沈陽萊茵城鉑爾曼大酒店管理人員前述確認意見,并在20141217日取得了該酒店制服的中標通知書。

       

      但原告在2016611日在萬達集團招標網站上發現,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為合肥鉑爾曼大酒店提供的服裝設計稿是在沈陽萊茵城鉑爾曼大酒店制服設計確認版本上刪除了簽字的確認意見及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名號、并標有北京雅酷海納服裝有限公司版權所有的字樣。

       

      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上述服裝設計稿全部抄襲、復制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為沈陽萊茵城鉑爾曼大酒店設計的制服圖稿,嚴重侵犯了原告的著作權。為此起訴至法院,請求法院立即制止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侵權行為,以維護原告的知識產權權益。

       

      北京雅酷海納公司辯稱,請求法院駁回原告全部訴訟請求。

       

      理由:

      1、涉案圖片網站是萬達集團的,能夠管理使用的是萬達,不是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在訴訟書中也說了是萬達招投標網站,發布公告的是萬達集團,有上傳權限的只有萬達集團,其操作問題應由其承擔責任,相對應的刪除權限、義務只能由萬達進行,而不是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主體不適格;

       

      2、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在本案糾紛之前不認識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沒有接觸過,對他的起訴也是頗為驚訝,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沒有使用原告的圖片,更沒有因此獲利,使用原告圖片的是萬達集團,因此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不存在侵權,不應承擔賠償責任和刪除的義務;

       

      3、現有證據不足以證明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是涉案服裝設計圖的權利人,因此請求法院駁回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全部訴訟請求。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

       

      根據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提交的郵件并經當庭核實,20141217日,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在沈陽萊茵城鉑爾曼酒店服飾采購項目中中標,在投標文件中附有多張標注了七星錦麟字樣的服裝設計圖。原告無錫七星錦麟公司還向法庭提交了上述服裝設計圖的電子版,經當庭核查該份文件,根據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現場演示可以看出涉案服裝設計圖逐步創作完成的過程。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亦對上述兩份證據不持異議。

       

      2016614日,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李喆申請公證處對萬達酒店及度假村招投標管理系統網站上載有涉案設計作品的情況進行了如下公證:打開谷歌瀏覽器,在地址欄內輸入“http://hotelbid.wandahotels.com/”,按回車鍵,出現萬達酒店及度假村招投標管理系統網站頁面,登錄后點擊頁面右側招標公告下的“2016年度合肥萬達城酒店員工制服采購招標招…”,出現項目名稱為“2016年度合肥萬達城酒店員工制服采購招標的頁面內容,點擊并下載該頁面上的公告附件制服設計方案.rar”,將該文件下載解壓,打開解壓后的文件夾中的合肥鉑爾曼大酒店16-5-18”文件,并對文件的第14567891112131415161718頁分別截屏,共涉及設計形象38個,在每頁右下角均有北京雅酷海納服裝有限公司次(應為)版權歸我公司所有字樣顯示。

       

      江蘇省無錫市錫城公證處針對上述公證過程,出具了(2016)錫證經內字第2466號公證書。經核實,公證書中涉及的38個設計形象實為35個。

       

      經當庭比對,該公證書涉及的35幅服裝設計圖與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提交的中標郵件中的設計圖及設計圖電子版基本一致,僅在個別設計圖上存在細微差別,而且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指出其設計圖中的一些瑕疵在標有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版權所有的設計圖中同樣存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對上述比對過程不持異議,但提出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設計圖與公證中的設計圖之間存在差別,同時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堅持認為其沒有復制涉案圖片并在上面署名,就該主張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未提交任何證據證明。

       

      一審法院認為: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七條第一款規定,當事人提供的涉及著作權的底稿、原件、合法出版物、著作權登記證書、認證機構出具的證明、取得權利的合同等,可以作為證據。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提交的郵件及涉案服裝設計圖的電子文本,可以確認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是涉案35幅美術作品的著作權人。

       

      關于本案的爭議焦點,即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涉案行為是否構成侵權的問題。

       

      我國著作權法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匯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根據查明的事實,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為涉案服裝設計圖的著作權人,在案外人經營的http//hotelbid.wandahotels.com/網站出現了與無錫七星錦麟公司享有著作權的服裝設計圖幾乎相同的服裝設計圖,且所有作品上均標明版權歸屬于北京雅酷海納公司,雖然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抗辯稱上述網站的經營方為萬達集團,上述行為與其無關,但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

       

      一審法院認為,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已經盡到了初步的舉證責任,盡管涉案網站非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所經營,亦無證據證明涉案服裝設計圖是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上傳至該網站,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服裝設計圖早已公開發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同樣從事服裝設計、加工,其有接觸到涉案服裝設計圖的可能,因此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未提供證據的情況下,其無法證明系他人在涉案網站的相關服裝設計圖上標注了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版權所有字樣的事實,這亦與常理不符,故對于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抗辯主張不予采納。

       

      綜上,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涉案行為侵犯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包括署名權、復制權在內的著作權,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但由于涉案網站并非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經營和控制,因此無錫七星錦麟公司主張刪除涉案網站全部圖樣的主張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無法履行,故對于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第一項訴訟請求中關于刪除涉案網站全部圖樣的請求,本院不予支持。

       

      關于賠償損失的具體數額,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

       

      本案中,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實際損失或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侵權獲利,故一審法院依法適用法定賠償方式,綜合涉案服裝設計圖的作品類型、作品數量、創作難度、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主觀過錯程度、侵權具體方式及侵權范圍、影響等因素予以酌定。

       

      綜上所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十條第一款第(二)、(五)項、第四十七條第(五)項、第四十九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之規定,判決如下

      一、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立即停止使用涉案服裝設計圖;

      二、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于本判決生效后十日內賠償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經濟損失105 000元;

      三、駁回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其他訴訟請求。

       

      二審中,當事人沒有提交新證據。二審中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主張,涉案設計圖與一審法院查明的圖片數量不同,經本院核實,一審法院比對設計圖數量無誤。本院對一審查明的其他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

       

      根據本案已查明的事實,結合當事人雙方二審訴辯稱可知,本案二審當事人雙方爭議的焦點在于:1、涉案侵權行為的定性;2、賠償數額確定是否合理。

       

      一、關于涉案侵權行為的定性

       

      本案中,上訴人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稱,涉案網站為萬達集團所有,涉案圖片系由其上傳、發布及管理,故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不是適格被告,其不存在侵權行為。

       

      對此,本院認為,我國著作權法規定,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表演、放映、廣播、匯編、通過信息網絡向公眾傳播其作品的,應當根據情況,承擔停止侵害、消除影響、賠禮道歉、賠償損失等民事責任。

       

      根據已經查明的事實,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為涉案服裝設計圖的著作權人,在案外人經營的http//hotelbid.wandahotels.com/網站出現了與無錫七星錦麟公司享有著作權的服裝設計圖幾乎相同的服裝設計圖,且所有作品上均標明版權歸屬于北京雅酷海納公司,而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參與了萬達集團的相關項目投標,其應當向萬達集團提交了相應的招標材料,萬達集團在涉案網站上傳、發布投標人的相關招標材料,如有錯誤,相關投標人理應積極向萬達集團要求更正錯誤。

       

      而本案中,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僅僅主張上述網站的經營方為萬達集團,上述行為與其無關,但未提供證據證明其主張。因此,由于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已經盡到了初步的舉證責任,盡管涉案網站非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所經營,亦無證據證明涉案服裝設計圖是由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上傳至該網站,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的服裝設計圖早已公開發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同樣從事服裝設計、加工,其有接觸到涉案服裝設計圖的可能,因此在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未提供證據的情況下,其無法證明系他人在涉案網站的相關服裝設計圖上標注了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版權所有字樣的事實,這亦與常理不符,故對于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前述主張一審法院不予支持正確,本院予以維持。

       

      綜上,北京雅酷海納公司涉案行為侵犯了無錫七星錦麟公司包括署名權、復制權在內的著作權,依法應當承擔停止侵害、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

       

      二、關于賠償數額確定是否合理

       

      關于賠償損失的具體數額,根據我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法院根據侵權行為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

       

      本案中,無錫七星錦麟公司未提供證據證明其實際損失或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侵權獲利,故一審法院依法適用法定賠償方式確定賠償數額之處理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本案中,一審法院綜合考慮了涉案服裝設計圖的作品類型、作品數量、創作難度、北京雅酷海納公司主觀過錯程度侵權具體方式侵權范圍影響等因素對賠償數額予以酌情確定并無不當,而且一審法院酌情確定的賠償數額并無異常,尚屬合理,本院予以維持。北京雅酷海納公司關于賠償數額過高的主張,本院不予支持。

       

      綜上所述,北京雅酷海納公司的上訴請求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一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二千四百元,由北京雅酷海納服裝有限公司負擔(已交納)。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一七年八月二日

           

       


      上一篇:著作權法不保護故事主題只保護表達 下一篇:
      千万彩票